人形饮水机 H

文学楼手机阅读,

在吴懿决意退后城内与蛮军进行巷战之时,刘璋大军费劲千辛万苦,一路急行,经过两日才顺利到达平都地界。

平都,城郊处。

距离平都数十里某处的一块地势上,刘璋大军正在此地休整。

此地地势宽阔,阳光充足,是一处结营扎寨的风水之地。

不过刘璋并未在此结营,只是让大军原地休整而已。

大军爬山涉水,车马劳顿半天,就算大战在即,刘璋也不得不让大军歇息一番。

食用些干粮和水,以便补充些体力。

不然领着一群疲惫不堪的士卒前去与李虎发生战斗,这种愚蠢的行为无意只是去送死而已。

当然刘璋让大军在此休整,除了让士卒恢复体力之外,还有另外的原因。

而这个原因也非常至关重要,那便是情报。

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百胜。

刘璋大军初来乍到,对平都的情况一无所知。

就算明知吴懿的情况非常危机,刘璋在无情报之前,也不敢轻举妄动,冒险突进。

而且无情报就不能制订战术。

没有全面的计划,大军怎能取得有效的胜利。

而且盲目的攻击,只能使得大军陷入苦战,以至于损失惨重,甚至败北。

所以在王平、刘溃等人未将平都的情报送来之前,刘璋只能选择等待。

“报。”

这时,刚从平都带回情报的王平一脸急色,看其模样定是平都有大事发生。

下了马后,王平便急忙将情报之刘璋。

“禀报主公,平都城门已经失陷,蛮军已经攻进城门。”

“什么。”

刘璋一脸吃惊。

这几日大军都是在马不停蹄地赶路。

不过在如何努力行军,终究还是晚了一步。

最坏的情况,还是毫无征兆的发生了。

刘璋不敢想像城门被破,吴懿等人情况会是如何。

是生是死。

刘璋不敢判断,也不愿意去想像。

“到底情况如何,字远他们是生是死。”

刘璋脸色阴沉,像烈焰汹汹的火山,随时随地都会爆发开来。

“吴军候等人的情况尚未探知。”

看`正…版章/节wr上$'酷匠网

“不过。”

只是王平的话还未讲完,就被刘璋打断。

“砰”的一声,刘璋一拳打在旁边的树桩之上。

脆弱的血肉根本禁不起猛烈的撞击。

鲜血顺着拳头直流而下,滴入在地,溅起一抹嫣红。

刘璋如此激烈之举,证明着他此刻的内心,极为不平静。

此时刘璋面露怒色,猊狞的模样犹如一只暴怒的凶兽,让人生畏胆寒。

“你等是如何办事的,我叫你们前去探明情况,可现在确告诉我尚未探知,你等如此无能,那我要你们还有何用。”

刘璋与吴懿本就情同手足。

此时吴懿遇险,刘璋会如此暴怒也是人之常情。

而且除了吴懿这员大将,黄权与周仓皆在平都城内。

黄权足智多谋,善于军略,可一位才智兼备的大将之才。

周仓虽智谋不足,但忠勇可佳,也是一位不可多得的猛将。

若是这两位战死,刘璋不仅痛失二将,无疑也是自断双臂,自毁前程。

如此损失惨重,怎叫刘璋不大发雷霆。

不过这次刘璋倒是错怪了王平。

王平对他忠心耿耿,怎会贪生怕死,不为刘璋尽力探明情况。

只是此时平都城里外皆是蛮军。

王平等人也怕太过冒险突进,会坏刘璋大事。

所以才原地返回,先将情报带回。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刘璋会为此而大发雷霆。

刘璋暴怒的模样,倒是吓了王平一跳。

尤其那双锐利的双眼直视着他,让王平不敢直视。

甚至嘴中都有些口干舌燥。

而且紧张的情绪,更是让王平的额头之上,冷汗连连。

干燥的喉咙,不自觉地咽了一口。

仿佛这样便能湿润少许,让浮躁的心境变为平静。

王平深吸一口气,努力平复内心后,对着刘璋道。

“平办事不力,主公可等战事过后进行责罚。”

“我等虽然未探到吴军候等人情况,但此时平都城内战事还在继续,若平所料无误,吴军候定在城中奋力抵抗,若是主公即时发兵支援,定能解救他们。”

这时,张松见刘璋乱了方寸,无以往那样镇定,便知大事不好。

毕竟身为主帅要临危不惧,处事要沉着镇定,不能感情用事,被义气左右。

若是失了方寸,处事不能稳如泰山。

那与李虎的最后一战,只会全军覆灭。

而他们的结局,也只能全部战死。

于是不愿发生这种结局的张松便劝慰着。

主公,子均之言不无道理,此时你在大动肝火也无济于事,还不如尽早商议对决,好发兵求援吴军候等人,如此方为上策。

是啊,主公,还是好好商议一下对策,尽快发兵才是。

阎圃也觉察出刘璋的情绪反常,于是也劝慰着。

请主公尽早发兵。

这时甘宁、典韦等人也上前劝慰。

甘宁、典韦与吴懿关系甚好。

知道吴懿情况危急,也想尽早发兵平都,前去救援。

众人的劝慰,仿佛冰凉的泉水,让暴怒不已的刘璋,顿时冷静下来。

意识到今日自己的举动太过于激烈。

尤其还无缘无故对着王平大发怒火。

想到此,刘璋面露歉意之色,心里觉得过意不去。

今日我失方寸,是我之过失。

然后又轻叹一声。

“只是子远等人若有何不测,我难辞其咎。”

张松知刘璋重情重义,乃是性情中人。

见刘璋如此怪罪自己,张松也于心不忍。

主公,生死有命,子远他们只是尽职本分,若是战死,他们也无任何怨言。

“主公,我军兵力虽多,但城内空间狭小,不利于大军展开阵势,而且蛮人善战,若是派兵太少,无疑是去送死,如此我军兵力优势难以发挥,如此根本无法击败蛮军。”

“宁以为大军可分兵四路,各攻打一门,如此兵力便可分散,我军优势便可发挥,届时大军四路其出,不仅可迷惑蛮军,造成千军万马的假象,使其军心不稳,也可杀蛮军一个措手不及,使的四门的蛮卒自顾不暇,造成混乱,如此我军便能一举灭蛮。”

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www.wenxue6.com)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