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叶的性处理番ACG大全

御书房内,所有的皇子以及朝中六部九卿的官员全都在这里,所有人都静静的看着坐在龙案之后的赵煦,他们来之前,赵煦的使者就已经告诉了他们来此的目的,那就是想出一个能够让帝国永恒长存的办法,所有人想了一路,做了无数个假设,几乎想破了自己的脑袋,揪光了自己的头发,可是纵观历史,任何一个强大的国家,都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的退出了历史的舞台,无论是残暴的秦,强大的汉,还有包容一切的唐,都随着历史消失了,看着眼前这个强大无比的帝国,难道也要像那些无数过往的的朝代一样,随着时间而消失吗?不,在场所有人的答案都是否定的,他们绝不希望眼前这个强大的帝国消失,更不希望自己付出了无数心血的努力在未来付之东流,可是,所有人却没有明确的办法来阻止这一切,御书房内,出奇的寂静。

赵煦抬眼看了看眼前这些一脸愁容的臣子和儿子们,轻咳一声,对他们说道:“皇帝作为一个国家的主宰的同时,他还是一个大家族的族长,他掌管着所有的皇室成员,他或许经常会因为忙于国事,而疏于对所有成员的管制,甚至,皇帝自身都控制不好自己身上那些好吃懒做,骄奢淫逸的**,皇亲国戚,文武百官甚至所有的黎民百姓,都会因皇帝的一些喜好而上行下效,拿朕为例子,若朕贪奢淫怡,不理朝政,掷朝纲于不顾,社稷崩坏,天下动荡,谁来管制朕呢,若是当年太祖陛下留下一纸诏书,直接言明皇帝若不作为,若不能强军富国,不得入皇陵安寝,不得享宗庙之香火,朕就不信,历任皇帝何人敢掷天下百姓,江山社稷于不顾。”

赵煦这段话够狠的,古代的华夏汉人,尊奉天地君亲师为至理,也视入宗庙受后世香火为认祖归宗,在古代,若是有人被逐出家门,那可是最大的惩罚,死后不得入宗庙,便是孤魂野鬼,就算是自己的子孙后代多么的显赫也视所被人瞧不起的,所以赵煦这话,直接给大宋帝国未来所有的皇帝甚至是给所有的皇室成员们的头上,带上了一个道德的紧箍咒,不用多解释,且看看赵煦在场所有的儿子们都是满头大汗,一脸惨白,不断自省吾身的样子就知道,赵煦的这道命令是多么的令人胆寒。

“陛下,这命令是不是太严厉了一些,若是有皇室成员犯了错,被逐出家门,这传出去,是不是太有损天家的颜面了。”礼部尚书郑俊彦站起来向前几步对赵煦躬身说道。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朕不求所有的人一点错误都不犯,可是无规矩,又何有这方圆之地,皇帝也是人,所有的家族里面,也没有因为一些小事而将自己的家人驱逐出去的吧,但是作为领导整个帝国的家族,作为皇帝,就是不能有错,因为皇室成员不论何时,不论何地,不论身上有无官职,从出生的那一刻起,他们身上便有烙印,他们所代表的就帝国的颜面,或许将来有的人会说,为什么那些平民百姓可以好吃懒做,可是为非作歹,可以做天下任何对与不对但是他想做的事情,为什么我们不能,为什么那些大臣的和他们的子孙可以压榨百姓,可以无恶不作,我们却不可以,朕现在就可以为那些人作出解释,平民这么做,饿死的是他自己,大臣们这么做,皇帝可以杀了他换一个大臣,而皇室成员,甚至皇帝一旦这么做,崩坏的却是这整个国家,若是不能做到这一点,皇室又有什么资格享受天下黎民百姓们的供养,一群执掌整个帝国秩序人,偏离了应有的秩序,偏离了律法的掌控,那么这个国家距离灭亡恐怕也就不在遥远了。书记官,将朕今日所说的内容整理一下,记为皇室行为守则,晚上送到朕这里来。”

“奴婢遵旨。”

纵观历史,历朝历代皇亲国戚在经过漫长时间的冲刷和沉淀之后,其中大部分的进取者和精英人物开始慢慢的减少,退化,乃至基本全部消失,剩下的大部分都是那些喜欢遛狗斗鸡,沉醉奢靡生活的**分子,压榨百姓,圈占田土。民间经过长时间和平之后,整个国家人口激增,土地面积是固定的,人口的不断增加,使得靠土地吃饭大众百姓,个人所有土地面积不断的减少,而皇亲国戚们不断对土地的圈占,使得百姓们原本就紧缺的生存资源变得更加的紧缺,慢慢的,整个国家的统治者与百姓之间就会因为生存资源而发生冲突,如果不及时的做出改善,国家就会自此走上灭亡。

整部皇室行为守则,赵煦总共用了五年的时间来书写和完善,这期间他与自己的妃子们讨论过,他与国家的臣子们朝议过,与天下的学子们交流过,他甚至还走访过市井与小商小贩们谈论过,漫步田间地头,听取过农夫对这其中的认识,最终,完成的皇室行为守则被赵煦分发到上至皇帝太后,下至乡君宾客的每一个皇室成员手中,这其中包含了对所有皇室成员的行为道德的规范,并在之后,赵煦将这手册归入太庙,并下旨所有皇帝登基之时,都必须在大臣们的见证下向着这本皇室行为守则发誓之后,方能接过玉玺,登基为帝。

元祐四十年,大宋历一百六十五年,赵煦下旨改军械司为帝国科技研究院,将纯粹的武器研究,向各个领域全面展开元祐四十三,大宋历一百六十八年,年赵煦力排众议,改封建君主制为君主立宪制,成立内阁,设上议院与下议院,楚陆离出任帝国第一任首相,除军权仍由皇帝掌管之外,其余所有执政权全部交由议院与内阁处理,提前一千年将东方推进了民主时代同年,帝国科技研究院第一次成功的研制出了发电机元祐四十四年,大宋历一百六十九年,扶桑国因战乱不断,派出使者请求大宋帝国驻军扶桑,并上书道扶桑愿为大宋永镇东方海。,赵煦回书同意,东海舰队名正言顺的出兵扶桑,然后在扶桑的欢迎晚宴上,嗜杀成性的六皇子赵博因醉酒,将扶桑国天皇,后妃,大名,等所有在场的扶桑人全部杀光,赵煦严惩了赵博,但是国不可一日无君,为了扶桑国百姓们能够继续生活下去,赵煦只得将扶桑国并入大宋,取名东海路,但不知为何,东海路并入大宋没多久,整个东海路的福岛地区爆发了一次巨大的瘟疫,在瘟疫快速的传播过程中,所有的原扶桑国百姓,全部死亡,赵煦甚感悲痛,设了一次国宴,与所有的大臣们一起,悼念了一下那些远在东海路的百姓们元祐五十年,帝国科技研究院成功的利用竹丝发明了电灯,风能和水能的加以利用,使得整个汴梁城变成了一座真正的不夜之城,宋帝国开始进入了电的时代,同年蒸汽机火车出现在了人们的视线之内元祐五十一年,整个大宋帝国的所有主干道的道路硬化工程全部完成,同时开启全国通铁路的国家级战略计划元祐五十二年,大宋帝国一百七十七年,帝国第一任首相楚陆离病逝,赵煦此谥号“文正”,加封三公,并赐班剑,鼓乐,准入太庙侍候君王左右,吴用接替楚陆离成为大宋帝国第二任首相,同年,雷汞诞生,宋军进入火炮的后膛时代,同时,德妃楚韵离世,赵煦悲痛欲绝,一病不起,遂不理政,太子赵骐监国元祐五十三年春,大宋帝国一百七十八年,赵煦在熬过了那个悲痛的寒冬之后,再也没有看到新年的花开,似乎并没有什么对这个世界的不舍,在所有的家人的陪伴下,微笑着离开了这个原本不属于他的世界,皇帝驾崩,举国节哀,全国降半旗以示哀悼,所有行人的手臂上,军人的腰带上,店铺的门前,整个帝国所有的地方,全都系有白布,以哀悼赵煦这个有史以来最最伟大的帝王,而地处大宋南部的天竺诸国中的瓦岗那国,却趁着大宋先皇刚刚驾崩,新帝尚未登基之时,兴两万象兵,向大宋发起进攻,大宋举国皆怒,帝国首相吴用紧急传唤所有驻大宋国家他国外交人员,十分愤怒的谴责了瓦岗那国的行为,并明确表示瓦岗那国将会为此付出代价,而新任兵部尚书秦铠锋则直接通过首相官邸,向即将登基为帝的赵骐请命亲自挂帅,迎击瓦岗那国,宋帝国炮火所过寸草不生,战争仅仅三个月,整个天竺,便在大宋的炮火之下宣告覆灭。

时间仍然在不断的发展着,他似乎并没有因为赵煦的到来和离去而放慢了自己的脚步但是,时间却证实了赵煦的努力,科技力量的大爆发,让大宋不论从民生还是军事,全都得以飞速的发展,而宋帝国本身,不,正准确的应该说是所有的华夏汉民本身,他们的血性并没有因为时代的原因而消除,反而更加带着侵略性,虽然这里的人们仍然是爱好着和平,但是,对于敌人,回应的他们的只有一句:犯我大宋天威者,虽远必诛。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