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来大烩杂小说

“没有……”钱小沫否认得毫无说服力,“我只是没有想到这么晚了,李院长还想着过来。”

“心里牵挂不下,所以必须来看看。”李乔说这话的时候双眸是熠熠生辉。

钱小沫侧开身子让李乔进来了,她显然没有看出李乔的眼神,更没有听出李乔的言外之意,“是啊,小湘这个情况在国内也是罕见病例,作为医生的你们肯定牵挂不下了。”

钱小沫关门时故意往外面打量着,风吹树影,灯火迷蒙,她等的人还没有来。

都这么晚了,他真的还会来吗?

钱小沫心里很没有谱,关上门后回到了客厅,李乔已经陪着钱爸钱妈坐下了。

四人之间又聊了一会儿钱小湘的情况,墙上的挂钟滴滴答答地走着,钱小沫总是时不时地看向时间,心里开始焦急起来。不知道雷铭是不是遇到了意外,或者……是被医院那个女人绊住了脚?还是,雷铭根本不想要她了?

钱小沫越想越是害怕,一颗心惴惴不安,身子扭来扭去的如坐针毡。

李乔看着她的脸色不好,低声问道:“哪里不舒服吗?”

“没……没有……”钱小沫片刻才回过神对李乔勉强一笑。

李乔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顺着钱小沫的目光看向墙上的挂钟。

“都这么晚了,小沫,你今天是住在这里吗?”李乔发问。

“不是,我还要回去。”

“这么晚了,你还是不要走了。”钱爸疲惫无力地说道,“路上出个什么意外,我们……”

“爸!”眼见着钱爸又要哭出来了,钱小沫急忙挽住钱爸的胳膊,安慰道,“不会有事的,雷铭回来接我的。他来了我再走。”

“都这个时间点了,如果他真的担心你的安危,怎么到现在还没来?”

李乔眉头紧锁,流露出很是担心钱小沫的神情,钱妈也点头附和着。

三人夹击之下,钱小沫抿了抿双唇只能硬着头皮而上,“雷铭给我打过电话,他……只是刚回到集团,事情很多,所以一直在加班,现在应该在来的路上了。”

钱小沫勉强笑了笑,握紧了手里的电话,那是钱妈的手机。

她的确一直在等雷铭的电话,但是没有。

雷铭一通电话都没有打来过。

雷铭知道自己在疗养院,肯定会和钱爸钱妈联系,可是一整天都没有任何电话打进来。

“小沫……”

“我再去给他打个电话问问。”

钱妈刚要开口,钱小沫便急急忙忙走向玄关,开门离开了。

李乔随后起身跟着钱小沫出了门。

钱妈望着他们的背影,叹了口气,“这么适合的两个人啊!为什么小沫这丫头眼里只能看见雷铭,而看不见李院长呢?论家世相貌,李院长哪里又比不上雷铭了?”

“孩子的事,还是让他们自己做决定。”钱爸撇着嘴看向钱妈,“只要他们开心,一切都好。小湘已经这样了,我不想我另外一个女儿也……”

“我就是为了小沫好,不想小沫也不幸福,所以想要撮合她和李院长啊!”

“强扭的瓜不甜。命中注定不是一对的人,就算硬凑在一起,也过不了日子。”

钱爸语重心长地说着,缓缓转动轮椅,朝钱小湘的房间过去。

钱妈望着钱爸的背影,几度想要开口却又硬生生咽了回去,只能看向那扇虚掩着的大门。

钱小沫和李乔,就在门外。

钱小沫试着拨打着雷铭的电话,可是一直打不通,提示音是不在服务范围内。

“电话打不通?”

钱小沫回过头来,微微垂下眼睑,淡淡的惆怅,“嗯。”

李乔双手插在裤兜里,耸了耸肩,“我送你回去吧!”

“……”钱小沫愣了愣,赶忙挥手,“不用了,他会来接我的。”

“如果他不来呢?”

“……”

钱小沫一时沉默,如果搁在以前,她会斩钉截铁地说“不会”,但是现在的雷铭,真的让她感到陌生。好像,自己从来没有认识过这个人,也从来没有和这个人生活过。所有的感觉,仿佛都是虚假的。

“钱爸钱妈就会担心你和雷铭之间的事情,你应该不想他们再多添一层烦恼吧?”

钱小沫咬着嘴唇什么话都没说,李乔的话似乎已经将她说服了。

雷铭会不会来,的确是个问题,钱爸钱妈会担心她,这是更严重的问题。

“你等我。”

李乔清浅一笑,转身回到了屋子里,没过多久,他拿着两件大衣外套走了出来。

“我已经和钱爸钱妈打过招呼了,我送你回去,走吧。”

李乔绅士地将钱小沫的外套披在她的身上,不容钱小沫再说些什么,李乔已经拉着她的手腕走向了停车场。即便如此,钱小沫还是不住地回头看去,好像随时随地雷铭都会从黑暗中窜出来一样。

直到钱小沫坐上了李乔的车,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安全带。”

李乔提醒着,钱小沫正要系上安全带的时候,李乔忽然凑过身子,帮她扣好了安全带。

钱小沫微微后缩着身子,抿着嘴唇道了声谢。

李乔浅笑着什么都没说,开着宾利很快驶入了黑暗的山间公路。

车灯照亮了乡间的夜色,路边并没有农户只是一望无际的田野,所以车灯在黑暗的衬托下异常的明亮。钱小沫依旧低眉看着钱妈的电话,信号满格,可是没有人打电话进来,也没有短信或者是微信。

雷铭,还是没有联系她。

钱小沫叹了口气,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今晚雷铭也许已经忘记他们的约定了。

手机电量还剩下最后一格,钱小沫还没有来及锁屏,手机自动关机了。

钱小沫的心一惊,急忙想要开机,但电量已经彻底耗尽,哪怕开了机转眼又关机了。

她翻开自己的小挎包,胡乱的翻找着,她没有拿充电器啊!

“李院长,你有手机充电器吗?”

李乔瞥了眼钱小沫的手机,“我的充电器不适合你的。”

钱小沫只能无奈地垂下眼睑,看着漆黑一片的手机屏幕,就好像在看车窗外浓重的夜色,如同她心里沉甸甸挥之不散的惆怅与无奈。最终,她还是只能将手机揣回了背包里。安静的,望向车窗外,无垠的夜空深邃得让钱小沫想起了雷铭的双眸,谁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呢?

雷铭同样开车飞驰在同一片夜空下,他开着车窗,山里的夜风呼啸着吹刮着他的乌发,张牙舞爪,可他的眼神却格外的坚定,奔着唯一的目标,他已经打了好几通钱妈的电话,但是钱小沫都没有接。

他刚和钱爸通过电话,钱爸告诉雷铭,钱小沫拿走了钱妈的手机,也告诉了雷铭现在钱小沫已经坐上了李乔的车。雷铭听到这里的时候瞬间怒火中烧,像是自己的私人领地被人侵犯了,他完全是下意识地爆发,一脚油门狂轰到底,跑车一声长啸如游龙般的冲进了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车灯的光线匆忙地扫过周边的大树,转瞬即逝。

雷铭一路上没有看见有车从疗养院的方向出来,所以,钱小沫和李乔肯定还在路上。

要不然,就是李乔那小子色胆包天,拐走了钱小沫?

雷铭鼓着腮帮子,油门踩死,跑车加速,忽然在转弯的时候,他瞥见前面的弯道有亮光。

他一路开车上来,这是雷铭遇见的第一辆车。

是李乔的宾利吗?

雷铭微眯着眼想要在刺眼的远光灯里看清对方的车型,却刺得他双眸生疼。

直到两车擦肩而过的时候,雷铭侧眸望过去看清了驾驶座里的李乔。

是他!

雷铭大脑顿时嗡的一声响,立刻调转方向盘,在狭窄的山路上迅速掉头,车灯的亮光从右侧一座废弃的农户屋子扫到了左侧的田地,最后落在了来时的那条路上。李乔还没有意识到,雷铭的车已经紧追了上来。

李乔这个时候才看了眼后视镜,光影之间,他认出了那是雷铭的车。

李乔笑了笑,扭头看向钱小沫,低语道:“坐稳了。”

“啊?啊!”

钱小沫还没把话说完,宾利忽然加速,她急忙拉住了把手,整个人差点被甩来甩去。

“怎么了?”

钱小沫疑惑地看向李乔,可是李乔神情专注,没有回答她的话。后面的雷铭知道李乔发现了自己,也是穷追不舍。那小子非但没有停车,反而加速前冲,越发激怒了雷铭的怒火。他这一整天在会议室里压抑的怒火,都在这刻全部爆发出来。

雷铭不管这里的山路有多危险,声声轰鸣,驰骋着在下一个弯道到来之前,他的跑车和宾利已经并排而行。李乔扭头看了眼雷铭,雷铭却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弯道,从内侧一阵加速,迅速超越了宾利。

只听刺耳的一声“吱”,银色跑车如石头一样横在路中间,拦住了宾利的去路。

李乔瞪圆了眼睛,只能踩下急刹,车轮摩擦在地面迸出火花,还有呲呲尖锐的声响。

钱小沫抓着把手也被狠狠地甩了出去,好在身上系着安全带,又将她狠狠地拽了回来。

“怎么了?”

钱小沫惊吓着皱眉闭着眼,听见李乔开车门下车的声音,她才缓缓睁开眼睛。

在宾利车灯的照射下,她认出了前面那辆是雷铭的车。

而雷铭也已经从车上走了下来。

钱小沫一惊,急忙解开安全带,刚要打开的车门,就看见雷铭大步冲向李乔狠狠一拳砸在了李乔的脸上。钱小沫惊慌失措,下车后赶紧跑上去。雷铭完全没注意到钱小沫,抡起胳膊又要打下去的时候,钱小沫在千钧一发之间猛地横冲了出来。

雷铭双眼一睁,抡起的拳头正好顿在钱小沫的鼻尖前,拳头带起的风吹拂着钱小沫额前的碎发。她睁大了眼睛护着身后的李乔,胸口剧烈的上下起伏着,雷铭看着她,四目相对,在死寂一片的夜色下,他似乎都听见自己的心在分崩离析,身体被的声音……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