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上的奶水

“真以为迈入了剑祖,便可以杀了我么?”郑魁见到这一幕,嘴角勾起了冷冷的笑容。品 书 网.  .

郑魁并没有察觉到什么不正常,他用力甩了甩右手,剑气凝结成一把长剑出现在自己的手掌之中,面对郑辰一剑劈下来,他迎面而上。

“铛!”

两把剑碰撞的刹那,一股强大的波动朝着四面八方蔓延开来,剑祖之间的对剑,那一股余波恐怕能够将一位剑尊彻底秒杀掉,那撼动天地的力量,让得这片天空的上方,瞬间便形成了一片真空地带。

郑辰成功和郑魁贴身,他的表情显得格外狰狞,下一秒,他的身体中陡然冲出一股磅礴的能量。

“什么!”感受到这一幕,郑魁的表情忽然划过一抹浓浓的慌乱之色,他怎么也没想到,郑辰选择和他近身,竟是会要自爆。

没错,郑辰就是这么果断,当他在和郑魁仅仅只有一米的时候,其身体中的磅礴剑气像是炮弹一般炸开,整个身躯在眨眼间便只剩下一片肉渣,那一股忽然冲出的波动,让得这一片天地都在颤抖着。

“嘣!”

郑魁的身体也陡然炸裂,在面临同样是剑祖的自爆之时,他显得是那般举手无措,根本没有一丁点反抗的余地。

郑辰的元魂出现在了空中,强大的剑气波动还蔓延在空气之中,但是剑气波动却从他的元魂上穿透而过,没有给他的元魂造成任何的损伤。

“臭小子,你疯了!”郑魁的声音中透着一股张狂。

二人都是剑祖实力,没有直接动用手段硬拼,郑辰上来便是玩命,郑魁哪怕再强,也被郑辰的举动给吓到了,他根本没想到,后者想要杀掉他,比他想要杀掉郑辰的心还要强烈。

“轰!”第一道元魂在郑魁的身旁轰然炸开,郑辰不仅仅要自爆本体,他还要自爆元魂,他要用自己的元魂,将郑魁的元魂彻底碾灭。

第一道元魂炸开,郑魁的元魂也只是受到了丝毫的损伤,这足以看出他的元魂有多么强大,可是,再强大的元魂,也不可能经得起八道元魂的轰炸。

郑魁已经意识到了些什么,他知道郑辰有八道元魂,所以他不敢再和郑辰这般交手下去,他瞬间明白了郑辰的用意,这家伙只要想办法自爆本体,将自己的身体也给炸裂,那么剩下元魂,自己便不可能是其对手。

想到这里,郑魁的元魂立马一转,下一秒快速的逃窜。

这一场战斗,郑魁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般,到最后的结局他根本无法接受。

可是,郑魁才飞出了百米,忽然便感到一股元魂之力朝着自己冲击而来,下一秒,他的元魂便瞬间被锁在了空中。

郑辰现在虽然是元魂形态,但却依旧能够动用八尊锁魂阵,最重要的是,他有九道元魂,可以动用九次八尊锁魂阵。

郑魁,必死无疑。

“轰!”一道元魂在郑魁身前炸开,那一股强大的元魂波动,让得郑魁的元魂瞬间变得薄弱了许多。

八尊锁魂阵消失,郑魁瞪了郑辰一眼,再一次逃窜。

郑辰没有给他机会,八尊锁魂阵再度动用。

“小子,我劝你最好不要这样做,哪怕你杀了我,你也会死的!”郑魁再度被八尊锁魂阵锁在空中,他大声的咆哮着。

“哪怕会死,我也要杀了你。”郑辰的声音充满了冰冷。

八尊锁魂阵一次次用出,一道道元魂冲击在郑魁的元魂之上,很快,郑辰的七道元魂便已然用尽。

郑魁的元魂只剩下最后一丝丝,如同一道残魂一般,郑辰知道,只要再动用一道自己的元魂,他便能将郑魁彻底的杀掉,可是,拥有着九道元魂的郑辰,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损失掉了七道元魂,这对他而言也是一种巨大的损伤,如果他再将自己第八道元魂炸掉,最后一道元魂或许会失去意识。

“小子,停手吧!你要清楚,如果你最后一道元魂杀不掉我,那么你死也不会瞑目的!”

“抱歉,我还有两道元魂!”郑辰的瞳孔中划过一抹坚毅之色。

话说着,那一道漂浮在空中的元魂逐渐分裂开来,八尊锁魂阵再一次动用,另外一道元魂在郑辰的操控之下,朝着郑魁冲击而去。

“啊!”嘶吼声从郑魁的口中传出,可是,这一阵嘶吼并没有持续太久的时间。

当元魂的余波在空中散开的时候,郑辰已经见不到郑魁的元魂了,天空之中还回荡着他消失之前的嘶吼声,他或许连死都没想到,他会死在郑辰的这种方式之下。

郑辰的最后一道元魂已经无比虚弱,仿佛一道风吹来,便能够将他的元魂吹散一般。

可忽然,他感觉元魂深处猛得一怔,一股强大的元魂之力注入了自己的身体之中...

天尊仅剩的唯一一丝残魂,分裂成强大的元魂之力,在他的元魂之中散开。

狂风一作,郑辰的这道元魂朝着空中飘走而去,元魂的双目,也在此时此刻闭上。

一年之后...

龙族的那片空间之中。

当郑辰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四周的一切都无比的熟悉,他缓缓起身,看了看自己的身躯,表情显得格外不可思议。

这个地方是他之前居住的屋子,四周的一切都没变,仿佛像是一场梦一般。

活动了一下身子,郑辰感觉到身体中的剑气极为澎湃,像是已经沉寂了许久许久一样,浑身上下的能量相当的活跃。

站起身子,郑辰朝着门口走去。

院子里,一个男人正坐在一张摇椅上喝酒,他手中抓着一只酒葫芦,目光看着天空,眯着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

“太阳...”看到这个人,郑辰忍不住呢喃出声。

下一秒,那个闭着眼睛的男人噌的一下便从摇椅上站了起来。

“我靠!醒...醒了?”洪太阳的声音显得很是不可思议:“我...我去喊他们!”

话落音,洪太阳的身形便直接消失在了郑辰的视线之中。

对此,郑辰感到无比的惊讶,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躯,还是当初的自己,自己的实力,是剑祖...

这一切,都不是一场梦,可是,洪太阳为什么还活着,自己为什么不是一道即将飘散的残魂?

片刻之后,小小的院子里围满了人。

欧阳简、孟凡、耗子、洪太阳、薛大彪、王明龙、穆嫣然、慕容雨、郑楚楚,他们全部都在。

“可算是醒了,感觉怎么样?”孟凡咧嘴笑了笑,走到了郑辰的身旁。

郑辰一脸的震惊:“你们...怎么会...”

“是孟凡的师父!”耗子开口:“在你杀掉郑魁之后的一个月,他成功迈入了妖祖之境,救了我们。”

“现在好了,这偌大的剑云大陆,两位祖阶,倒是很想看看,你和他师父,究竟哪个强一些。”薛大彪也笑着道。

“原来如此...”郑辰的声音有些哽咽,这一年,他一直感觉自己的元魂像是在空中神游,而现在忽然醒来,却让他感到心有余悸,如果药王没能够突破至妖祖,那么他们所有人都会死,到时候,他也只会剩下一道残魂,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残魂也会彻底的消散。

“好了,你刚醒来,肯定有很多问题要问,咱们到屋内吧。”孟凡想得最为周到,随着郑辰一同进入了屋中。

进入屋中,郑辰问了许许多多的问题,而他的问题,也在众人的解释下有了答案。

当初杀掉郑魁之后,八尊之中也就只有郑辰还剩下一道元魂,另外的七尊,连元魂都已经飘散在了空中,之后,这片天地引来了巨大的先天劫难,这一场先天劫难,持续了整整一个月的时间,最终被药王所平息了下来,之后,药王将众人的元魂拼凑起来,利用其妖祖之力,将他们所有人救活。

这一年,他们一直在这一片空间呆着,而药王,却是接手了辰盟,开始改变整个剑云大陆的秩序,一直在药王谷中寸步不离的药王,现在已然是整个剑云大陆赫赫有名之人。

“这一下,感觉心头的所有包袱都已经放下了...”郑辰叹了一口气,淡淡的道。

孟凡笑了笑:“那是当然,我决定了,以后我会一直呆在这片空间之中,等过够了安稳的日子,我再神游整个剑云大陆!”

听得此言,郑辰颇为好奇的看了孟凡一眼,孟凡笑了笑,目光朝着门口的方向看去。

一个女子迈着秀步走入,她看起来像是一朵含苞开放的青莲,一身白衣一尘不染,笑容透着一股秀气。

此女子,竟是杜离。

“嘿嘿...”孟凡咧嘴冲着郑辰笑了笑。

郑辰轻笑着点头,撇着嘴对着孟凡竖起了一根大拇指。

目光一转,郑辰见到一旁的薛大彪也有些不自然,仔细一看,这家伙的右手竟是紧紧的揽住穆嫣然的腰肢,二人还显得很自然的样子。

“......”

这一年,众人有了许许多多的变化。

如此也好,正如孟凡所说,他们已经将该做的事情做完了,接下来,也是该过过安稳的日子了,这片空间,便当做最终的落脚地吧。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