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一个少妇的往事

郭靖生在出院时,主治医生来看他。【全文字阅读】正好姜小姌正在帮着郭靖生整理用品。

“郭总,感觉咋样呀?”医生笑呵呵的问。

“还行吧,我觉得没什么大事啦吧?”

“我觉得你还有大事呀!”

郭靖生脸上露出了惊讶的神情,看着医生问:“不就是一个阑尾炎吗?能有什么大事?”

“郭总,我本来不想说,怕影响了你的婚姻,但是这个病,也不一定治不好,慢慢来,也许会好的,所我以前没打算说。但是你是患者,有权利知道病情的状况,所以在你出院时,我还是觉得应该告诉你:你有那方面的毛病,可能不能做正常男女间的事情,这个你懂吧?”

郭靖生脸一红,他自然懂得指的是什么。他回头看了一眼姜小姌,姜小姌是一脸尴尬和惊讶,加之失落和痛苦。她的脸色瞬间变化了一个周天,最后还是恢复了平静。她爱郭靖生,即便他治不好,那又咋样?更况且他还有希望治好。毕竟自家有的是钱,他就不信治不好他的病。

“靖生哥,我们不怕。什么病,我觉得都会治好的。我们可以出国去治疗呀。”

“嗯,我相信,也会治好的。医生谢谢你。那你看我回去该怎么办呀?”

“就你目前的状况,我觉得你应该远离女人呀,不然你会有一些生理反应,你会加重病情的。”

郭靖生又看了一眼姜小姌,姜小姌这个气,:“远离?难道连拉拉手都不可以了?”

“不可以,姜小姐,如果为了你未婚夫好,你也好,我觉得你最好少接近他,最好不要接近他。”

郭靖生心里这个乐,忍不住转过脸,嘴角微微的一勾。而医生,似乎看见了也忍不住想笑,但还是表情严肃的说:“那好,三分病七分养,我也不给开什么药了,毕竟这个病是全靠样的。那你们忙,我先走了。”

“好,您慢走。”郭靖生送走医生,看到姜小姌一脸的落寞说:“小姌,如果你觉得委屈,我们可以退婚的。”

“不,靖生哥,就算你一辈子这样,我也不会离开你的。”她的话说的很坚决,这让郭靖生有些动容。谁的心不是R长的。一个有钱有势的大家闺秀,能这样爱自己,怎么能没有感觉呢?但是对不起,你还是来晚了!

大林这会开车赶来,风风火火的走进了病房,见姜小姌在,也不好说丁凤的事情,就说:“整理好没有?我们该走了。”

“行了,提东西吧。”

姜小姌,勉强装作笑脸,想去扶着郭靖生,但是马上又缩了手,说:“我不能扶你了,你自己走吧。”

大林自然知道,那是昨晚两个人的计谋生效了,心里这个乐,可又不敢乐。憋的他脸色都有些发红了。

郭靖生不能这么早就上班,还要回郭家休养几天的。

母亲见儿子回来了,高兴地赶忙做了一桌子好菜,让儿子好好养养身体。

“妈,靖生哥不能吃这些油腻的,这对他的伤口愈合会不好的。”姜小姌看着一桌子的大鱼大R说。

“没事,我喜欢吃。我觉得医生说的忌口,那就是折磨,别的可以记住,这个绝对不能记了。”郭靖生可不愿愿意看着好吃的饭菜,不能动筷子。

“你呀,那你就吃吧!”姜小姌有些无奈。

“这孩子,你媳妇都是为了你好,你这孩子怎么这样不忌口呢?以后妈不给你做了。”

“妈你不做,我自己做。”郭靖生笑眯眯的看着母亲,把一块红烧R放到了嘴里,大吃起来。

三天过去了,郭靖生实在是在家里待不下去了,为了装病,耽误了不少工作。皇家还有许多事等着自己,尤其是新开业的爱宇,更是需要关注的,它必须蒸蒸日上,因为将来它是要回到它的主人手里的。

还有,大林说,白雨妮请了假,这些天一直没有来上班,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那个丁凤的案子怎么可以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没了动静呢?

他必须的回皇家上班了。

次日郭靖生不顾父母,以及姜小姌的反对,就去上班。

他知道,只有自己上班了,才好找这两个没有来上班的人。

他和姜小姌一同来到了办公室,大林不一会就走了进来说:“方静说,白雨妮这几天都没来上班。”

“没问,为什么没来上班吗?”

“问了,说是住院了。另外,丁凤也没来上班,好几天了。”

“她去干什么了?”这是明知顾问,是给姜小姌听得。

“不知道。”

“那好,你去打个电话,问问丁凤,还想干不想干,不想干赶紧的辞职。别占着位置不干活。”

大林出去,在门外打了个电话,丁凤的手机打不通了。

大林这才回来说:“丁凤的手机打不通了。”

“这是怎么回事?不行,你和我去趟公安局,备个案,不然真的出了什么时,我们要受牵连的。小姌你先去工作吧,我们一会就回来。”

“好,那你们去吧。”

两个人出了皇家坐上了车,郭靖生问:“丁凤到底去了哪里,你不会没有打听到吧?我们安C在公安局的人,难道的吃素的?”郭靖生,有些恼怒。

“他们知道了,但是那有什么用。丁凤似乎被秘密的押往国外了。”

“那些黑衣人呢?我交给你的那些人,是吃干饭的?为什么不把丁凤兄妹劫下来?”

“很抱歉,郭哥,他们使用警车带走的人,如果双方打起来,吃亏得应该是我们,毕竟我们没有几枪。再说也是犯法的最主要的是,我们不知道是哪一辆警车带着丁凤兄妹。”

“就是没用,为什么会不知道?你给我接着扩大黑衣人。看起来要和那个老狐狸斗,就得需要人才。有各种本事出色的,都给我弄一些来。懂吗?”

“嗯,知道了。”

两个人来到了公安局,备了案子,说走失了一名员工。

然后两个人去了医院,来看白雨妮。

大林早就打听好房间了,两个人来到了病房前。

在门的玻璃窗子前,郭靖生看见白雨妮,憔悴的面容还在熟睡当中。

此时屋里没有别人,郭靖生从大林手中接过那束百合走了进去。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