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翼乌邪恶彩色无摭挡

苏烈看了看石头,笑道:“我知道你不信,你不是想听故事么,那么今日我便讲另一个故事给你听吧!”

“那一年,我才十岁,小七他也只有七岁有余,那是我们上山后的第三年!”

和今天一样,那一天也是剑冢大开、选剑之期。那时候门里面还没有这么多人,够资格选剑的弟子也不过百余来位而已。我和小七他修为是不够的,毕竟那时候我们才刚刚习道没多久。师尊门下七位弟子之中,能入试应劫的就只有大师兄和二师兄了。

和现在不同的是,那时候,所有的弟子得剑之后,都是要一个个单独在殿上演武,再一一由诸位师叔伯指点校正的。

我还记得那一天,我、小七还有雨柔师妹就站在石阶之侧,看着诸位师兄弟演武,从第一位到最后一位。你知道那时候我心里在想些什么吗?

我在想,要是有一天我也能像诸位师兄弟一样,剑法使得那么出色那就好了。所以,我就偷偷回头去看师尊的表情。你猜我都看到了些什么?

讲到这,苏烈忽的叹了口气道,我看到师尊他...是闭着眼的,从第一个到最后一个,从开始到最后,哪怕是轮到二师兄上场演武,他的那双眼睛也没有睁开过。他的脸上没有生气,更谈不上喜悦,只是简单地懒得看罢了!

直到,到了大师兄的时候。他的那双眼睛才猛的睁开一线,露出喜悦、欣赏、期待的目光来。师尊他坐在那青莲宝座之上,开口问道,千秋,此次选剑,结果如何?

大师兄随即站到石阶之下道,此次选剑,共计一百二十八人,得符剑者一百零八人,法剑者九人,无所获者十人!

哦!师尊他老人家忽然笑了笑,眼神中射出我看不懂的目光来。直到后来我才明白,那是一种多么期待的目光,然后师尊如是道,那你呢?

大师兄这才笑了笑,他抬起头,仰望着石阶之上的师尊,一丝丝勾起唇角,然后右手一伸,凭空喝道,剑来!

然后,大殿之外忽的响起一阵龙吟,起初时还很微弱,仿佛声音并不大的样子。可眨眼之间已是声震百里,划破空气响在我耳边,回音四射。接着,大殿之内,所有人背后的宝剑都无风自动,嗡嗡作响个不停。然后在这一片嗡嗡的剑音中,一道金光从门外飞入,落到大师兄手上,耀的人睁不开眼。

大师兄轻轻抬手一抖,金光这才渐渐幻灭,露出一柄寒光闪闪的宝剑来。

那剑才刚露出身形,台阶下的几位师伯就忽的猛的站起,齐声惊叫。

龙渊!

是的,就是你那位好朋友现在手中拿着的那一柄龙渊!我青莲剑派仙剑虽多,可真正能算得上是神兵的兵刃,也不过十余把而已。但也就只有这一柄龙渊可以和紫青双剑相提并论。

人选剑,剑亦择人。大师兄他得了这么一柄宝剑,众人自然是青睐有加,更何况他早已被门中众人视为下一代的掌教真人。

好!好!好!青莲宝座上的师尊猛的叫了几声好,然后忽的站起身来,仰天大笑道,紫青双剑,兵中称王。唯有龙渊,逆天争强。千秋,你果然没有辜负我的期望,很好!很好!

说实话,师尊他老人家虽说一向是对我们几个极好的,可却很少称赞我们,除了小七之外,那还是我第一次听到他这么开心的称赞别人。他轻轻的从石阶上走了下来,站到大师兄旁边,拍了拍他肩膀道,余百年之后,青莲剑派当后继有人。

师尊他老人家说那话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了,我们都明白,如无意外的话,只怕这下一任的掌教真人就是大师兄了。所有人,都在为师尊他老人家的话感到震惊,除了...除了一个家伙。

讲到这,苏烈忽的苦笑一声,随即道,小七他当年和你一样,哦,不,应该是比你还要无法无天几分。见到众人尽皆在称赞大师兄,不由得极为羡慕。再加上他那时年纪小,平日里性情又极为顽劣,被几位师叔伯管教的紧了,除了师尊那里外又哪里受过这种待遇。立时童心大起,跳将出来道,等到我能学剑,也一定能像大师兄一样。

众人闻言,尽皆哈哈大笑,浑不在意。他那时是小孩子脾气,众人越是无视他,他就越是要证明给大家看,只见他学着大师兄的样子,把手一伸、胸膛一挺,装作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扯着嗓子叫道,剑来!

结果,半响无一丝动静,众人不禁莞尔。小师妹经常和他拌嘴,为了一点儿小事生气,见状立时嘲笑道,且!就你那点道行,还想学大师兄呢!我看还差着十万八千里远呢!

大师兄也随即笑道,小七,你年纪还小,修为不够。待到那天道行够了,你大师兄我亲自去为你选一柄好剑,你看好不好?

众人越这样说,他的小脸便越是通红。甚至,我能隐隐从他眼中看到一丝怒火。然后,他站在众人的目光之下,猛的从腹中吸起一口真气,而后钢牙紧咬,仰头狂啸,一字一顿的怒吼道。

剑来!

刚开始的时候,还是没有半点声响。可是,另人奇怪的是,师尊的表情却忽然变得肃穆至极,他抬眼望着殿外,然后双目之中猛的射出异样的神采来。

接下来...接下来的事儿,只怕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那时候,也不知从何时起,我耳边就忽然响起一道声音,似是剑啸、又似龙吟。刚开始的时候还很微弱,可转瞬之间就已然回荡在这青莲诸峰之上。然后...然后所有的宝剑开始自发的腾空而起,二师兄的灰虚,大师兄的龙渊。甚至...甚至就连师尊他老人家的那柄紫霞,都不由自主的从他体内跳将出来,人立在虚空之中。

然后...然后,青莲诸峰上头的天空好像忽然被撕开了个洞,露出一道硕大的门户来。无数柄仙剑从中落下,连带着众人的随身仙剑依次排列在虚空之中。

从上往下、由高到低。最下面的一层少说也有数万把长剑,再往上,就少了些,莫约只有千余把。在这千余把之上还立着几柄仙剑,有大师兄的龙渊、二师兄的灰虚、三师兄的玄机、四师姐的寒冰、小小的巨阙、天佑的真武,还有我的赤霄以及师尊的紫霞。这些本都已是仙林中数的着的宝剑了,就算是在神兵帮上也能排得上字号。可是呢,可是那时分却犹如臣子一样,恭敬的分列在虚空中。

而后,头顶上的黑洞中,这才缓缓地落下一柄宝剑来。长三尺有三、宽约三指,剑盘之上是一只闭合的莲花。那柄剑通体呈纯黑之色,看起来其貌不扬的的样子,可却偏偏人立在这万剑之上,就如同俗世中的君王一样。

也不知过了多久,那剑这才化作一道青光,轻巧的落到小七手上。然后,那剑盘上的青莲这才缓缓打开,一共九瓣,像极了石阶上的那朵青莲宝座!

不错,苏烈又叹了口气道,那柄剑就是传说中的那柄---神兵榜首、青莲为尊的青莲宝剑是了。那时候,所有人都好似被施了定仙法似得被定住,一个个目瞪口呆的看着小七,半天发不出一道声响来。

可小七呢,他拿着那柄举世闻名的青莲随意的就抖了抖,然后这才满意的笑了笑,扭过头来对着我说道,你看,天上那么多柄宝剑,你喜欢那一柄?那一柄红色的怎么样?看造型好像很适合你的样子吗!

接着,他抬起青莲,长剑一指冷然道,给我下来。然后...然后那柄赤霄就真的化作一道虹光,落到了我手上!

我还来不及高兴,就见师尊他忽然抬起脚,走到小七面前,默然的看了他良久。然后,他轻轻的牵起小七的手,一言不发的拾阶而上,到了那青莲宝座之前。接着,他抱起小七,将他安放在宝座之上,这才转身,一言不发的走了下去,站到石阶之下,然后一稽倒下地去!

(ps:最近刚刚辞了职,准备出去浪一趟,所以估计会停更一个星期,望见谅!)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