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个姿势爱

邢夫人只是简单的和落春说了一下,惜春这门婚事,原本贾赦是有意将迎春嫁过去的,只不过田家没看中,所以才换了人。

落春虽然不明白这其中发生了什么,但是把这两个人选摆出来,让她来选,不说两人的脾气秉性,就出身而言,迎春不过一个败落世家的庶女,惜春不仅是嫡出,背后又有宁国府,两者相较,如果她是田家,自然要选择更好的那一个。只是让她有点意外的是,贾珍竟然会答应把惜春嫁进田家。落春虽然和贾珍接触不多,但是就她所了解那点消息,足以让她知道,贾珍绝对不会是因为看中田家儿郎是个好的,所以才把惜春嫁过去的,能打动他的只有利益,所以看来这田家下的血本不小。

不过转念一想,落春也就理解了。田家心心念念的就是想摆脱自家“泥腿子”的身份,只是想要达到这个条件却不是那么容易的,除非家里子孙争气,读书有成,不然就是通过联姻的方式来抬高自家身份。可是田家儿郎只不过刚刚考取了童生,连秀才都不是,指望通过科举改变自家的社会地位,还有的等呢,但是眼前却突然出现一条金光大道,可不得紧紧抓住。以田家的地位和社会关系网,若非无意中结识了贾赦,就算是挖门盗洞也和侯门权贵扯不上一星半点的关系,更不要说能娶到人家家里的姑娘,所以就算贾珍的聘礼要得多而且狠,能在田家的承受范围,自然认掏。

惜春的婚配对象,田家的这个小子,因为田地主到家里拜访的时候,他曾经跟着一起过来几次,落春见过,为人倒还不错,中等人,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若是单纯议亲的话,应该说还算说得过去。只是田家求娶惜春,目的不纯,不仅仅是想要一个拿得出手的媳妇,还看中了她身后的宁国府。可是落春知道,宁国府虽然没和荣国府一样被罢爵,可是也岌岌可危。若是田家最后田家发现,宁国府靠不上,而且将来还会被罢爵抄家,届时惜春怎么办还有,虽然这算不上“姊妹易嫁”,但是到底贾赦曾起意将迎春许过去,这事虽然没成,可是有没有被迎春知道

一想到迎春那个别扭的性子,落春就头疼起来,不由得说道:“母亲,四姐姐的婚事父亲曾经有意二姐姐,这事,二姐姐知不知道父亲到底是怎么想的,为什么越过二姐姐给四姐姐说亲,难道田家就那么好父亲怎么就非要和他家联姻,四姐姐又不是嫁不出去了,这么着急做什么,反倒是二姐姐可是到年龄了,若是再不定下亲事,都成老姑娘了。”

面对落春的抱怨,想到迎春这个女儿,邢夫人也不由得皱了一下眉头,说道:“放心,田家的事你父亲只和我说过,连琏儿和凤丫头都不知道,二丫头根本没处听去。至于先把四丫头的婚事定下,而将二丫头落下,二丫头就算心里有怨,也怪不到我头上,这可都是你父亲干的好事,要怪就怪他去吧。再说,你父亲也不是没想着她,只是田家没看中她,这怨谁,总不能男方看不中人,女方反而上赶着要嫁的吧”

叹了一口气又道:“要说田家多好倒也未必,只是谁让你父亲看中了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你父亲的性子,只要他觉得好,别人就是说破大天去也没用,如今他看着田家就跟一朵花似的,恨不得彼此是从一根肠子里爬出来的,见二丫头不合对方的意,若非我拦着,说不得就把你定给他们家了。”

“我哪里不知道二丫头到了年龄,该定下亲事了,只是她那个性子你也知道,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整日里闷不吭声,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又足不出户,而且你父亲也不上心,如今家里又不同以往,她又是那么个身份,一般人家哪里肯求娶,高不成,低不就,总不能胡乱把她给嫁了吧我现在一想到她的婚事就愁得慌。本来嫡母就难当,她素日里又不和我亲近,我已经想好了,这事我是绝对不粘手,就由你父亲和琏儿还有凤丫头们操持去了,到时不管是嫁好,还是嫁坏,我都不落埋怨。不过就算耽误,她的婚事也耽搁不了太久了,田家急着娶四丫头过门,所以凤丫头这阵子正帮着她挑人家呢。”

邢夫人不插手,贾赦对迎春这个女儿是可有可无,所以她的婚事就着落到了贾琏和凤姐身上。落春对他们夫妻两个给迎春找什么人家并没有兴趣,或许看起来不太好,但是再差难道会差过上辈子。上辈子迎春可是被贾赦五千两给卖了,而且刚过门就被家暴,不到一年就命赴黄泉。

只是迎春并不清楚自己原定的命运是怎么样,所以心中对家里对自己婚嫁的安排未必满意。毕竟,且不说贾家已经落到现在这步田地,而且她还是庶出,本身又不是什么特别出挑的人物,并且家里又急着赶在惜春和田家请期之前把她的婚事定下来,这样一来,就算凤姐有心为她挑个好的,顶多也是矬子里拔将军,是比不过惜春和落春的。届时,迎春心里恐怕不平。

落春觉得,因为自己的存在,迎春的性子甚至还不如原来讨喜,而且和父母的关系越发的僵硬生疏,人也变得孤僻起来。明明是一家子,但是迎春对落春除非不得必要,能不碰面就不碰面,更不要说有什么交流。落春估计自己在迎春的眼里,和洪水猛兽差不多,在迎春心里最讨厌的人物,自己绝对能排上前三甲。

迎春个性的形成固然有她自身的一部分原因,但是落春觉得,也有府里人在迎春耳边不住的挑三拨四的缘故。这些人,上至贾母,有的时候挑邢夫人的错的时候,就指责她偏心,不管迎春;大房和二房闹矛盾的时候,王夫人也没少借着关心迎春的名义在她耳边说邢夫人的不是,再说到邢夫人的同时不可避免的说道说到不王夫人欢喜的落春,下面的丫头婆子也没少拿这个做话头,特别是迎春身边的奶娘,没少在迎春耳边拿她和落春相比。天长日久,潜移默化之下,就算迎春心中没什么想法也变得有想法了。纵使彼此之间有血缘的存在,但是感情都是处出来,更何况,本来贾赦就不是个心里有儿女的人,而邢夫人不过是顶着个母亲的名,迎春和父母还有落春都疏远起来,时间长了,彼此的关系自然就越发疏离,而这样造成的结果就是迎春心里的疙瘩也就越来越大,这个扣也就越结越死。渐渐成了一个死循环。

关于迎春的事,落春不愿意想了,越想越头疼。她忽然想到邢夫人说探春的婚事也已经定了下来,转而好奇的问道:“对了,母亲,老太太还有叔叔和婶子给三妹妹定了什么样的人家,你知道吗”

提起探春的婚事,邢夫人嗤笑了一声说道:“哼,当初在府里的时候,你二叔摆出一副清高的样子,你二婶更是整日里和人说我钻到钱眼里去了,如今出了府,就原形毕露了,再也装不下去了。先是厚着脸皮,打着孝敬老太太的名义扒着老太太手里的养老银子不肯放,如今更是把主意打到了三丫头的身上。连脸皮都不要了,竟然将三丫头嫁到外地不说,而且还是许给了商户做填房,听说对方胡子都一把了,前头留下的儿女年纪和三丫头差不多。因为这个,聘礼可是没少要,除了一大笔银子之外,还有商铺和田地。”

冷笑了一声,邢夫人撇着嘴,面带不屑的说道:“这个女儿嫁得可是把他们一家子后半辈子的嚼用给嫁出来。当初,赵姨娘生了三丫头的时候,你二婶虽然面上欢喜,但是背地里恨得牙都咬出血了,没少说生了个赔钱货。如今,恐怕遗憾当年生的少了,这要是多生几个,长成了,像三丫头似的嫁出去,家业不就起来了。”

虽然早就猜到了探春的婚事可能不会很好,但是落春怎么也没想到贾政和王夫人会这么狠。面对这样的结果,落春不知道和探春原来担负和亲重任,远嫁到异国的结局比起来哪个更好一些。原本落春使尽手段赶在家里被皇帝下令抄家之前脱身,只是就目前来看,虽然结果如愿了,有些人的人生虽然有了改变,但是还有很多人依然逃不过悲惨的命运,比如探春,还有那些被卖进青楼楚馆的丫头们。虽然落春知道不干己事,但是她的心中还是涌上一种无奈之感。

“对了,过些日子你姑妈他们一家要进京来了。”邢夫人忽然想起一事,说道:“你姑妈信上还说他们一家到京之后要和我们住在一起。”

对贾敏一家要和自家住在一起,落春没什么意见。自家的这套宅子虽然比不得上荣国府的精致,但是面积却没小多少,就算磨房之类的工具屋占了不少地方,但是没有花园,而且又少了二房那一大家子,所以还有很多空屋子,别说贾敏一家住进来,就算和以前一样,大房二房住在一起,连带贾母和贾敏一家也都住的开。因此对贾敏要住进来落春并没说什么,不过对贾敏带着女儿和儿子进京,落春倒是有些意外,屈指算了一下,说道:“姑妈一家不是在守孝吗三年的孝期这才过去一年多,怎么就入京了”

邢夫人叹了一声说道:“虽然你姑妈信上没说,但是我估摸着应该是身体撑不住了。要不然林家正在孝期,而且在京里是有房子的,哪有不在自家,跑回娘家的道理。”

让邢夫人这么一说,落春恍然想起,在这个世界,家里有孝的人家一般是不出门做客的,更不要说在别人家留宿。哪怕是娘家,如果没有特殊情况,也不可以,因为这对上门的人家来说,是件极为晦气的事情。在原来的世界,黛玉被接到贾家的时候,因为曹公没有明言她是否还在孝期,但是从到贾家,其所见的一系列人的着红穿绿的穿着打扮来看,似乎是出了孝期的。不过从林如海过世,黛玉扶完灵之后重回贾家,还参加元春省亲的盛事来看,贾家根本没让黛玉守孝的意图。而黛玉因为寄人篱下,所以不得不按照贾家的要求来,所以她才会有“一年三百六十日,风霜雪剑严双加”这样的悲鸣。所以到底黛玉第一次上门是否出了孝说不清楚,可是第二次进贾府的时候,绝对还在孝期是一定的。但是估计贾家是嫌晦气,所以并没有让黛玉守孝,所以黛玉才会在孝期里就参加了元春省亲大事。

黛玉是个小孩子,不懂事,而且亲近长辈都已经过世,贾家这边已经是她最亲的亲人了,贾家既然这样要求,再加上她是个女孩子,就算长大成人,也不能承林家宗桃,所以对守孝这一事可以马虎而过。但是贾敏这边情况可不一样,林朗的身体虽然不好,无法出仕做官,但是他到底是林家的男丁,长大之后是要出门交际的。朝廷“以孝道治天下”,贾母就是靠着一个“孝”字压得贾赦喘不过起来。当初,贾敏之所以带着儿女回姑苏老家为丈夫守孝,还不就是为了让儿子以后不在孝道上被人指摘。更何况,贾敏也不是不知道关于在孝期中的种种限制和规矩,如果不是撑不小去了,她又怎么会带着孝上门,并放着自家房屋不去住,反而制定要住在娘家

让贾敏中止为丈夫守孝,不惜千里奔波,不顾守孝期间的避讳,除了她身体出了问题不作他想。如果她快要死了,黛玉和林朗年纪还小,林家那帮族人,显然经过守孝的这段日子已经让她看出是靠不住的。既然林家这边指望不上,贾敏想到的只能是娘家了。落春脑子转了两转,就把事情想明白了,心中暗自思索,贾敏是个聪明人,她曾经因为进京治病而带着儿女在娘家住过一段日子,那个时候,贾家上下是个什么成色想必她应该早已经看明白了,林家靠不住,难道娘家就靠得住了又或者贾敏有什么后手不成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