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色妄想日和

</script>“无声兄弟,为兄来看你了,你的进展如何?”文姜雪乐乐呵呵地走过来,一看到叶无声,张开双臂就来了个拥抱。 章节更新最快

这次文姜雪身后还跟了两个面色不太友好的人,文姜雪对那俩人的存在似乎也不太满意,只是摆脱不了,才任由他们跟着。

那两人用挑剔地目光看着叶无声,好像在打量什么商品一般。文姜雪见此无奈地对叶无声挤了挤笑笑,趁人不注意,私下给他拱手做了个多多包涵的手势。

叶无声有些了然地点头,不在意地挥挥手,将几人迎进大殿。

灵石压印机就放在正中央,几人一进屋就看到了压印机上的记录,跟在文姜雪身后的两人顿时皱起了眉头。

其中一个长白胡子的老头道:“三钱五的浪费度?主管,你就找了这么一个中品灵石的承包人?虽然你是主管,但也不能如此任性!我们容越这边的分部,中品灵石的外包任务本来就少,你如此随意挥霍出去,对你以后的晋升也不好吧。”

文姜雪哈哈大笑,勾着叶无声肩膀哥俩好地道:“你们懂什么,我是慧眼如炬!我无声兄弟可是天下少见的天才,他主要是不熟练,但他操作压印机的速度可是一上手就比我还快了,你们还不赶紧和我兄弟套套近乎,今天这么爱答不理的样子,小心过几天就高攀不起我兄弟了,那就悔青肚肠喽。”

“哼,找苦力都不找这样的!还天才。”另一个老婆子不屑道。

一斤原石十六两等于一百六十钱,一块标准制式压印灵石十二钱,如果浪费度是四钱,那制作一块标准灵石是十六钱,一斤原石只能制作出十块灵石。

一般玉蟾坊对外的外包任务就是一斤原石回收十块灵石,再加上灵石压印机的租金,要是叶无声没有买压印机,也没有文姜雪给他开的优惠,他干这个是妥妥是要倒贴的。

“哈哈兄弟你勿怪,他们不是针对你,就是来考察下我的业绩,这是嫌弃我呢。不过我觉得我这么高瞻远瞩的人,目光短浅之人不理解也无可厚非,天才总是寂寞的嘛,我是不在意的,你也不要在意哈。”文姜雪不理那俩老头老太地叨叨叨,继续和叶无声哥俩好。

叶无声:“考察你的业绩,对你晋升有影响?”

文姜雪不在意地挥挥手:“也就那样吧。不说这些没意思的事,兄弟进步也算快的了,这才刚上手两天,浪费度就降到四钱了,继续加油。”

见不惯两人亲亲热热的样子,老太又出口挖苦道:“哼,什么进步神速!一般没有异火的人,浪费度最低就是四钱最高是一两;有异火的,最低四分最高三钱五分。三钱以下浪费度,才勉强是我们灵石外包任务的承接标准,更何况还是中品灵石。主管你说你这朋友有异火,那他就算不熟练,浪费度也不该这么高!而且这都不熟练几天了,还能熟练吗?”

文姜雪顿时有点生气了,张嘴就想反驳,却被叶无声拍了拍止住了气。

叶无声道:“我刚刚并没有用异火,按你说的,我应该算是没有用异火的人中,浪费度最低的层级了。”

文姜雪掏掏耳朵,“没用异火,四钱浪费度?”

老头老太也是一惊。

老太脱口道:“我不信!”

“那我给你们演示一下。”叶无声轻松地道,随即他把原石扔进压印机,那动作,简直行云流水一气呵成。

不过眨眼功夫,十斤重的的原石进入了分割流程。

又眨眼功夫,开始了符文刻印程序。

再眨眼功夫,整整齐齐的一百块制式中品灵石就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三个眨眼,玉蟾坊来访的一行人全部从挑剔怀疑的眼神变成了目瞪口呆,连早知叶无声神速的文姜雪也不禁悄悄揉了揉眼,而且第一个反应过来,赶忙给了叶无声一个厉害的赞叹手势。

终于回过神的玉蟾坊考察队们,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既然有这能耐,又有异火,为什么不用?”

叶无声:“异火我刚收取还不能熟练控制,正在拿下品灵石做实验。”

“不熟练?”老头皱了皱眉眉,“能让我看一下吗?”

叶无声用丹田内的溶液就着气旋一滚,很快就生成了一团五品晶乳火,这火团生成的时候,刚不知道在哪装死的晶乳火王立刻拱了出来,“哼唧”了一声。

叶无声迅速地将那团新生的异火放出体外,同时用心魂念力压制住在丹田蠢蠢欲动的晶乳火王,默默传递着安抚意念,晶乳火王又哼唧了下,可能是叶无声将那异火拿出去的较快,它这次竟没有再捣乱。

“这!这是!”几人看到叶无声手中的异火顿时激动了起来,纷纷围了上来,啧啧称叹。

“五品晶乳火,天哪,你怎么得到的!”

“这太不可思议了,这都可以提炼上品灵石了!”

“你居然拿下品灵石练习五品异火的控制,怪不得你控制不了,下品灵石根本承受不了这火性!”

“竟然还能收入体内没被烧死,这……你真的只是筑基期?”老太不敢置信地看看叶无声又看看他手中的五品晶乳火,不停地喃喃怪物。

叶无声眨了眨眼,没想到这样就能把他们震住了,倒也省得他多想解释了。

文姜雪哈哈大笑:“看吧,我就说要你们早点和我无声兄弟套近乎,他可不是普通的天才。你们再不巴结巴结,明后天你们就高攀不起了。都学学我。给你们指条明路,我兄弟如今正缺钱,你们多给他拉点能赚钱的生意,可不就留下关系了。”文姜雪继续哥俩好地拍着叶无声的肩膀。

老头老太一听,似乎还真放到心上去了,“刚是我们不识人,小兄弟既然有这般能耐,我们自然也是乐意给你方便的,炼器炼丹,以后有什么需要尽管找我们。”五品异火啊,那可是能炼顶级丹药和法宝的东西,尽管叶无声还运用不熟练,但明显叶无声的潜力和市场前景都非常开阔,可以交好。

两人也不得不佩服文姜雪的眼光确实不错,怪不得年纪轻轻能坐上主管的位置。

叶无声听了几人的话,突然心下一动,他最近正缺研究用的炼器材料和草药,尤其他峰下那一直在漏钱的泉水。

想了想,叶无声拿出了自己提炼来修复泉道的材料问道:“你们知道有和这种东西类似属性的材料么,我挺缺这东西。”

文姜雪接过叶无声手中的东西,那仿佛液态金属一般银白色,还会在掌心滑动,看起来真和水差不多了。

老头老太也凑过来研究。

叶无声示范地用心魂念力操作着那液态材料变形,一边介绍着这种材料的特性:“要延伸度和感应度极好,可以用神识控制,任意改编形状,甚至软硬度也能随心变幻……”

叶无声越说,老头老太的神色越凝重,连文姜雪捧着那东西的动作也小心了起来。

文姜雪像看着神人一般地看着叶无声:“兄弟,你这东西怎么得到的?”

叶无声倒也没有隐瞒:“我从几种炼器材料中根据我需要的特性提炼出来的。”

老头老太继续研究了半天,脸色更凝重了,语气从开始的惊叹变得都成敬重了,问道:“叶小兄弟,这东西你卖吗?”

叶无声有些愣,没想到自己想买东西不成反被求购了,道:“这东西我自己都不够用,就是想问你们有没有类似的,我也想买点……”他赶着买足了份量去修灵泉呢。

老头给出价格:“10万中品灵石。”

叶无声二话不说果断道:“卖!”

一旁的灵玉几乎惊呆了,这神转折!

要知道,当初买那个死贵的神丹也只花了30万中品灵石,还一下耗尽了他们的小金库,导致资金断流从此变穷。

现在居然一下子又由穷乍富……

还是峰主随便捣鼓出来修地下泉管道的材料卖出的价,这是在做梦么?灵玉飘飘然地想。

·

凌渊一路纠结着走到叶无声的宫殿外,殿门开着,里头似乎还有不少人,似乎正和叶无声谈着什么说得正开心,彼此脸上都挂上了心满意得的笑,甚至连叶无声看起来也很高兴似的。

这其中,凌渊一眼看到了一个衣服金灿灿的家伙。

那人碍眼的爪子正搭在叶无声的肩膀上,这顿时让凌渊眯起了眼睛,扣住门栏的手有点往下陷的趋势。

叶无声注意到了门口的凌渊,招手示意自己已经谈得差不多了,他有什么事可以进来等。

凌渊听着叶无声和那些人谈着买卖还是生意什么的,走到叶无声身边的时候,非常想要将整个人都快靠在叶无声身上的金灿灿文姜雪扔一边去,忍了又忍,最终还是忍不住做出了一副心神恍惚不小心摔倒的样子,挤向两人中间。

文姜雪感知敏锐,不等凌渊靠近就闪到一边,而叶无声则动作迅速地抓住了凌渊的手,扶住了正在摔倒的他。

一被叶无声碰触,凌渊大脑顿时嗡地一声仿佛被触动了什么开关一样,脑子一顿,假恍惚变成了真恍惚,眼前的什么都看不见了,周遭场景突兀地变成了另外一副画面。

那是……

凌渊看到了一间摆满奇奇怪怪装饰的房间,风格是从未见过的简洁,但又透着干脆利索的风格。

凌渊没心思多看两眼这充满异域感的房屋,他的视线全都被聚在了一张床上。

四根手指粗的金色链条长长地从墙壁地面拉过来,锁在了雪白床褥中那双手、那双脚上,那人墨色长发弯曲披散,一缕缕地散在周遭,如海中的妖精,在荡漾的波纹中诱人深陷。

他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不可亵渎,那样的让心生向往……那样让凌渊心心念念纠纠结结的叶无声。

可是他现在却被人压制在身下……

一只手正肆无忌惮地在他无暇如玉的肌肤上轻抚,一双唇正轻吻着他的咽喉,唇下的牙齿轻咬,似乎划开了他的皮肤,正在渴饮他的血,盖住他们腰部以下的被子里,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凌渊就看到那人缠在叶无声身上把压得更深,叶无声脸上露出隐忍难受的表情……

凌渊顿时被引爆了一般,心腔沸腾着一种无法压抑的怒火!毁灭一切的怒火!!

滚!

滚开!!

凌渊冲着压在叶无声身上的那人怒吼,他知道眼前的一切只是幻觉,可他就是忍不住想要上前将那人撕碎!

这时,那个压在叶无声身上的人回头了,他似乎听到了凌渊的怒吼,转而看了过来。

那殷红染血的唇,那冰冷如寒潭的眼……

凌渊张口结舌,他竟看到了他自己的脸!

·

“……凌……凌渊……”

凌渊猛然从幻境中清醒过来,睁眼就看到了扶着自己的叶无声。

凌渊顿时受到了惊吓般地一退三步,摸到柱子转身就缩到柱子后,小心地望着叶无声。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