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摁着轮流侮辱视频

花园中的四个人围坐在石桌前,两个男人各自喝着茶,一言不发,但是气氛却安静得诡异,谁都看得出来他们在较劲,明明什么都没做,强大的气场却卷得周围的树叶都晃动,让人心中颤颤的。

谢婉柔受不了这样的气氛,放下杯子站起来,然后一把将华锦扯起来:“你跟我来”

“唉”华锦无端被她扯出来,整个人差点没站稳:“你干嘛?”

谢婉柔扯着华锦出去到了看不到那两个人的地方才停下,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华锦:“那个就是你以前的丈夫?”

华锦点头:“是有问题么?髹”

谢婉柔盯着华锦的表情,看起来不似作假,不好气的哼一声:“长得不怎么样嘛,你居然为了他拒绝王爷,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

华锦无语:“你这到底是希望我跟你抢赵赫呢?还是觉得我该跟你抢他呢?”

谢婉柔扁嘴:“王爷是我的,谁都不能跟我抢蠹”

华锦凉凉的睨了她一眼:“那你刚刚不是说了一堆废话么?”

谢婉柔哼哼:“我只是为王爷不值,王爷那么出色的人对你那么好,你竟然找了一个还比不上王爷的人,你简直就是不给王爷面子”

华锦冷哼:“你又不了解他,你怎么知道他比不上赵赫?你还是少操这些心,口是心非,看得我都烦你”

谢婉柔有哼一声:“算了反正嫁给他的是你不是我,你不跟我争王爷我还乐得清静,你以后嫁阿猫阿狗都不关我事”

华锦懒得跟她多说,凉凉的撇她一眼转身离开,不想跟听这个女人无理取闹。

那箱两个男人在两个女人出去之后终于看向了对方,百里夙冰凉漠然,赵赫忍不住一笑:“没想到今天能与天极的淳亲王对酌,当真是缘分啊百里兄不远千里来到东越,我赵赫本该亲自迎接,可是朝局多变,事情繁多,让百里兄见笑了”

百里夙没什么表情:“我与华锦因为一些事情分别多年,这些年她受赵兄照顾,此次前来就是想向你道谢,另外送上这个”

赵赫看着桌上递过来的红色帖子,脸上的笑意淡了下去,嘲讽勾了勾唇:“百里兄还真是幸运,让自己的王妃在外面受了六年的苦,六年后居然能跟她和好如初,百里兄可知道锦儿这些年吃了多少苦?受了多少罪?深山雪地,火山谷底,毒门蛇窟,她无数次在鬼门关过的时候,百里兄可睡得香甜?”

百里夙的脸色不好看,赵赫表情越来越冷:“她在离开你的时候其实就等于已经死了,她已经死了不知道多少遍,她早就不是曾经的她了”

“百里兄恐怕不知道,我在五年前就知道了她的身份,也知道她还为你生了一个孩子,更知道她是为何从你身旁离开,你这些年派人寻找她,派人守在我的府门口,我都知道,可是我明明知道如何联系她,却从未想过告诉你,因为你根本不配拥有她”

百里夙瞬间杀意扑向赵赫:“所以说,这些年是你在从中作梗?”

“从中作梗?”赵赫冷笑:“我不告诉你她在哪里就是从中作梗么?她不想见你,就算告诉了你,有区别么?”

“你得到了她的人,她的心,可是你却没有保护好她,让她一个人承受了那么多,你是淳亲王,手握权力,风光无限,可是她却为了解毒尝遍白草,生死不明,你觉得你还有什么资格拥有她?如果不是她为你生了一个孩子,你觉得她还会回到你的身边?”

赵赫说的话百里夙一句都反驳不了,因为他心中早就因此愧疚不已,怎么还会反驳,怒气消散,杀意也没有了,只是平静的看着赵赫:“你说得都对,我一句话都反驳不了,我也知道自己亏欠她太多太多,她能再次回到我的身边对我来说简直就是上天的恩赐,是我这么多年做梦都在奢望的事情”

“过去她经历过的痛苦我没办法帮她分担,我也改变不了过去的一切,但是我爱她,无论如何我也做不到放开她的手,所以我会用我的余生一切来爱她,天下之大,权力富贵已是云烟,我只要她”

“未来直到我生命的尽头,我不会再让她离开我受一丝委屈,没有什么能比得上她”

百里夙的话听的人心颤,可是他说得却很平静,没有一丝的激动,仿佛已经在心中念了千万别,如今不过是一个陈述而已。

赵赫看着百里夙许久:“你这么说,我也就无话可说了,我会用我的眼睛来看的,我跟锦儿是以命相交的知己,我不会看着她受委屈,日后,只要我还活着一天,我就不会允许你对她不好,否则就算倾了整个东越,我也不会放过你”

百里夙拿起茶杯喝一口:“你没有机会的,如果真的有那一天,我不会等到你动手,我自己都容不下自己”

赵赫且笑不语,承诺这个东西不是用来说的,而是用来做的,真的到了那个时候,时间会证明一切

百里夙放下茶杯,抬头看看天际:“时间差不多”

赵赫不解:“什么?”

百里夙看着赵赫:“一个时辰之后,你元妃娘娘入土归为,我想你应该很想去看一眼”

赵赫震惊:“你说元妃她”

百里夙点点头:“你在天极有探子,天极在东越也有内应,不才,那个内应刚好就参与了这次的事情,他们防着你的人,但是我要想找出来,不难”

赵赫觉得自己的心狠狠的被揪住,深深的看着百里夙,突然起身一掀衣摆对着百里夙双膝跪地,一个叩首到地,下一刻快速起身,整个人如旋风一样冲出去,连华锦站在旁边都没看见,华锦疑惑的看着赵赫走远,走进去刚刚的地方,看着老神在在的百里夙:“你找到了?”

百里夙伸手握住她的手:“棺材不是什么踹在口袋里就能藏起来的东西,他们的人防着赵赫的人,但是不能防住全天下的人,想要找到不难”

华锦理解:“他们一直跟赵赫斗,对赵赫的人太清楚了,所以他们的招数对付赵赫是可以,但是其他人就不见得”

百里夙将她抱住:“事情已经解决,明日我们就启程回去可好?”

华锦点头:“都听你的”

百里夙贴着她的脸颊:“不过我们怕是又得换一张脸了,这次我们出现得太突兀,一定会被有心人盯上,回去的路怕是没那么太平”

华锦轻笑:“这是小菜一碟,这些年东越大部分地方都被我走遍了,想拦住我可没那么容易”

百里夙心疼却也欣慰:“我的王妃自然是最厉害的”

华锦白他一眼,最近百里夙的嘴巴就跟抹了蜜似得,她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赵赫处理完墓地的事情回来已经是第二天中午了,回到府中早已不见华锦和百里夙的身影,隔壁的院子也没有人,周大婶将一封信交给赵赫:“这是姑娘留给你的,她说你看了就什么都明白了”

赵赫拿着信站了好一会儿,最终一个字没说回了自己的府邸,在书房坐了很久很久,他其实能想到华锦心中写什么,无非是告诉他她自己会过得很好,或者说这是她的选择罢了

赵赫觉得自己很无力,就算在这个天下面前他都没有觉得这般无力过,可是他什么都做不到,也什么都不敢做,唯一的就是尊重她的选择,希望她幸福,仅此罢了

最终他还是将信封打开了,这也许是她留给他最后的东西了。然后看到里面的内容,赵赫突然间觉得眼睛有些酸涩,内容只有寥寥几字,可是每一个字都如同戳在他的心上:有缘相知,天涯也近,无缘相识,近邻千里

这一夜赵赫一个人点灯在书房坐到了天明,谢婉柔来了书房三次,可是每一次在手碰到门的时候又缩了回去,她真的很讨厌赵赫对华锦那般的在乎,可是她也没办法让他不在乎,更不能说华锦的坏话,那她还能做什么?索性保持沉默吧,反正华锦都已经嫁人了,王爷想也是空想,谢婉柔最终默默的回去了,王爷,至此一次,我允许你为华锦那个女人伤心

百里夙和华锦几乎没有跟任何人说就离开了,可是纵然如此也绝不了那些人想杀他们的决心,若非百里夙暗中派了不少人掩护,他们这一路不知道打了多少次了,可是就算百里夙的手下已经尽力了,对方还是将他们截住了,不管一路上死了多少人,流了多少血,铁了心的要杀他们,可见这怒火有多旺盛

华锦手中银针就要出手却被百里夙摁了回去,摸摸她的指尖:“这些人怎么可以脏了你的手指?”抬手捂上她的眼睛:“等我一会儿,很快就回来”

眼睛上的手拿开,面前已经没了百里夙的身影,只有帘子微微浮动。

兵器相撞的声音在外面响起,华锦控制住自己的手,到底没有去拉开帘子,一个个身体落地的声音传来,片刻之后百里夙再次回到车里,发丝都不曾紊乱,华锦低头从腰间拿出一方手帕拿起百里夙的手拭擦他手背上滴到的一点血。

百里夙乖乖的让她擦,眼睛柔的可以滴水:“以后这种事情都让我来,你的手那么好看,脏了我会心疼”

华锦抬眸撇他一眼:“你最近嘴巴抹蜂蜜了?怎么那么腻人呢?”

百里夙突然凑近,坏坏一笑:“那王妃大人是喜欢还是不喜欢呢?”

华锦没好气的推开他脑袋:“少给我耍宝,一边儿去”

百里夙失笑:“我可不是耍宝,我说的都是真心话,你若是不喜欢听也没办法,因为如今的我可克制不了,想把一切一切都说给你听,让你知道我的心里一直都是你”

华锦哭笑不得,他这么认真的说这么肉麻的情话,以前她怎么没发现他还有这般的本事呢?扶额:“我想睡会儿”

百里夙看着华锦躺下,目光一直落在她的身上,他说出来的话还没有心中的十分之一多,他想告诉她,他的情,他的爱,他的愧疚,他的决心,还有他的不安

是的不安哪怕此刻华锦就在他身边,他依旧觉得不安,六年里无数次午夜梦回他都梦见的是她离开的背影,他没有睡过一个晚上的安稳觉,哪怕此刻华锦真真实实的被他抱住,他也会担心她哪天会突然离开,突然不见,强大如他深切的体会着害怕和恐惧,一切都是因为她,因为爱得太深,已经承受不住失去。

七天后,两人终于回到了天极的京城,华锦看着那道城门,迫不及待的想要快些进去抱抱自己的儿子,目光撇到城楼上挂满的红绸,疑惑不解:“今天莫非有什么大喜事么?怎么红绸都挂满城墙了?”

百里夙含笑不语,只是轻轻将她拥住,然后一手点了她的睡穴,华锦睁大眼却没能阻止,只能缓缓闭上了眼睛,最后的时候他似乎听到百里夙耳边温柔的话语,他说:“好好睡一觉,等我却接你”

马车进了城,一路七拐八拐最终进了皇宫,长公主早就带着三十多个宫女等在那里,旁边是一顶软轿,看到百里夙下马车,长公主的脸上都笑开了花:“可把你们盼回来了,快点快点,不然赶不上时辰了”

百里夙从马车里将昏睡的华锦抱出来轻柔的放进软轿,对长公主微微鞠躬:“劳烦皇姐了”

长公主拍拍他的肩:“我能帮你的只有这些,希望你们日后幸福的过日子,白头到老”

百里夙重重的点头:“好”

华锦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被很多人围着,缓缓睁开眼,警惕的眼眸一扫,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对面的长公主,坐起身:“安宁你怎么在这里?”

长公主见此一笑:“你可终于醒了,我等你好几个时辰了”

“等我?”华锦没有弄明白怎么回事,突然发现这些装饰不对:“这是在宫里?”

长公主起身连忙推她:“快去沐浴,等下时间来不及了,快点”

“唉”华锦被几个宫女强制推进了沐浴的池子,旁边齐齐的跪着一排宫女,偌大的水池冒着热气,旁边的宫女正拿着花瓣往里面洒,几个宫女不由分说的脱她的衣服,华锦想要挣扎,长公主就冒了出来:“其它时候都随你,但是今天你必须得听话,这是命令”

华锦无语,但是长公主不会随意这么折腾,倒也随她折腾。

沐浴的水换了三次,洗得华锦都快脱皮了才被放过,然后是从里到外一身大红色,上面还绣了龙fèng,华锦就算再傻也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这就是百里夙为什么瞒着她,为什么说要给她一个完整了,心中感动,最终一个字都没说。

长公主为华锦披上最外面得衣袍,旁边的嬷嬷连忙道:“嫁衣从内到外一共九件,寓意长长久久,绣龙fèng呈祥,五福绣边,腰带金玉满堂,坠鸳鸯佩,成双成对”

长公主扶着华锦坐下,亲自为她梳发,旁边的嬷嬷继续道:“一梳梳到尾,二梳梳到白发齐眉,三梳梳到儿孙满地,四梳梳到四条银笋尽标齐”

长公主为华锦梳好头发,旁边的嬷嬷才接过手,为她将发髻盘起,然后将那华贵的fèng冠戴到她的头上,皇后独一无二,所以是九尾fènghuáng,而华锦的fèng冠是八尾,之比皇后少一尾,不用想她都知道这是百里琅授意的,明知道她不喜欢,却还要给她无上的尊荣。

点绛眉,胭脂色,朱唇如血,面如桃花,美艳无双

长公主艳羡的看着华锦:“当年父皇那么疼我,我出嫁的时候可是天下最风光的,可是却还及不上你,不过你也值得这般,不管是身为朋友还是身为你们的姐姐,我都希望你们能白头到老,五弟为你生不如死,你也受尽苦难,苍天这样都没能把你们分开,我相信你们再也不会分开,祝福你们”

华锦感动的握住长公主的手:“安宁谢谢你”

长公主轻轻拭去华锦眼角的湿润:“你可是这天下最漂亮的新娘子,可不能哭”

外面太监突然喊道:“吉时已到,请新王妃上轿”

长公主轻轻擦了泪,从一旁拿过重重的盖头为华锦盖上:“去吧他在等你”

两位宫女扶着华锦一步步走出门口,只在门口就停住,然后一个人来到她的面前蹲下:“上来”

华锦惊讶:“皇上?”

长公主走上来,轻轻推了推华锦:“去吧”

华锦只得覆在百里琅的背上,百里琅揽住她的膝盖将她背了起来,华锦环着百里琅的脖子,吻着他的气息,一心情复杂。

百里琅一步一步的走着,突然他开口了:“以前我总觉得皇宫太大,路也太远,进到宫里却还得要轿辇,此刻我却无比庆幸这条路是那么的长,我希望它再长一点,也许我就能背你多一会儿了”

华锦五指微微蜷缩,她不能回答

百里琅似乎也没有想过她会回答,自顾自道:“其实我想过将你夺过来,在还没有夺位的时候我就想着,如果我是皇帝,我是不是可以把你夺过来了?那时我还羡慕百里倾,如果我是皇上,你还会不会选择入宫利用我?我后来才知道自己曾经多么的鬼迷心窍,如果那样做,你就如同恨百里倾一样恨我,我不想那样”

“直到今日之前,我依旧心有不甘,可是此刻背着你,我反而甘心了”

“锦华原谅我说不出太多的祝福语,只希望你幸福,仅此而已”

再长的路还是有尽头,终究百里琅还是走到了宫门,华丽的轿辇等在那里,大红的颜色是那么的醒目,百里琅一步一步的走到轿辇面前将她放到红毯之上,在送她离开的时候,他终究还是没有克制住,一把将华锦扯入怀中:“曾经一直开不了口,如今不开口,我以后恐怕再也没有资格了,不管你是萧锦华还是华锦,都给我听好了,我百里琅爱你,平生最爱,爱如灵魂,刻骨铭心”

百里琅说完紧紧的抱着,最后像是下了某种决心一把将华锦推开,然后退步离开。

华锦隔着盖头看着百里琅模糊的声音,突然唤道:“百里琅”

百里琅的脚步一顿,却没有转身,华锦握了握拳,缓缓道:“今日之后,我就是淳亲王妃,你就是兄长,但是在此时此刻,我和你仍旧只是朋友,最后的一刻,我也只说一次,你听好了”

“我爱他,我清楚的确定着自己的心,我愿意和他一起地老天荒,他是我唯一深爱的男人,但是我也从未后悔过遇见你,我永远都记得那日街上见到的你,仿佛世界都消失,只剩下你的存在”

“那时我没心没肺,却不知自己心中早已装下了一个人,所以才装不下你,有些时候错过就是一生,但是能相遇已经是缘分”

“我无法爱上你,但是我必须承认一件事,那就是在我情蛊噬心的时候,我曾经因为你痛过,另外我从未恨过你”

华锦说完一席话仿佛抽去了很多力气,转身走上车辇,做到中间的位置,瞬间锣鼓索拉吹响,鞭炮之声噼里啪啦的爆了起来,硝烟升起,淹没了一切

百里琅仰天许久却也没能将眼泪倒回去,两行清泪落下:“你还是那么的聪明啊”

其实百里琅已经放下了,如若不是放下,他做不到勉强自己来送她上花轿,可是心中放下了,但是却依旧有些不甘,不甘心自己比不过百里夙,不甘心自己一切空想,不甘心她连恨都不给自己。

因为察觉了他的不甘,所以她就清楚的告诉他自己的想法,他从未想过她竟然能说出这般的话,简直如同梦中,因为那般美好,他如何还能不甘心?到底他的一厢情愿没有化作泡影是么?

而她说她从未恨过他,这句话大概才是最后敲碎他心中所有不甘的铁锤,他一直觉得如果她不爱他恨他也好,可是如今才知道,他不希望她恨他,一点都不希望

心中所有的不甘都被偏偏击碎,从未有过的轻松,这个时候他才真正的放下了。

转头看向队伍走远的方向:“祝你们幸福,这一回我终于能真心实意的叫你一声弟妹了”

长公主不知何时来到百里琅的身边:“还看?早走远了”

百里琅回神看向身旁的长公主:“皇姐什么时候来的?”

“早来了,什么都看见了,也什么都听见了”长公主丢个刀子眼给百里琅,恨铁不成钢的叹口气:“你说我们百里家怎么就出了这么一堆痴情种呢?你说痴情就痴情吧?怎么就全都跟一个人卯上了呢?你让我说点什么好?”

百里琅弱弱的回一句:“我这不是已经放下了么?”

长公主冷哼:“放下就好你御书房里那些画像,随随便便都好,赶紧给我挑一个我好将人送进宫,爱不爱是你的事,但是你也不能憋一辈子吧?好歹生个儿子出来,江山是你的,别打我们儿子的主意”

百里琅汗颜:“皇姐,你能别说得那么露骨么?”

长公主脸皮厚的哼哼两声:“我这也是被你逼的,你再不打算,别逼着我把人剥光了丢你床上,然后亲自监督”

百里琅:“”他怎么有这么一个姐姐啊?

长长的迎亲队伍围着皇城转了一周,浓浓的花香扑入鼻尖,华锦掀开一点盖头,只见路边围满了百姓,每个人手中握着一把鲜花,颜色各异,但是每一株都鲜艳无比,香味浓郁,同时前方有女童专门负责撒花,红色的花瓣洋洋洒洒的飘落,美不胜收。

车辇最后在淳亲王府停下,那边有人喊了什么,嗖嗖嗖三支箭射到了轿门之上,然后嬷嬷连忙喊道:“新娘子下轿咯”

鞭炮声噼里啪啦的响起,整耳欲聋,一只手伸到华锦的面前,华锦看一眼就知道是百里夙,将手放进他的掌心,随着他的力道缓缓起身,然后被他搀扶着下地。

“哦新王妃来了”

百里夙牵着华锦的手走了几步,突然站定到华锦的对面,然后缓缓伸手拿起了华锦的盖头所有人都看着这一幕,就连风儿似乎都为这一刻精致,屏住呼吸看着那美轮美奂的一幕。

盖头缓缓落下,绝世容颜惊艳了天地,仿佛一切都黯然失色,只有中间那一抹红颜。

“哦”大婚之日看到新娘子的样子这还是第一次,而且是那么美的美人儿,还是淳亲王妃,周围的人兴奋得不行

百里夙深深的凝视着华锦,华锦也看着他,情意自是不比多说。

一旁千流捂着心口:“唉哟我的妈呀,这还是想腻死人呢”

李昭撇撇嘴:“你不是夜夜做新郎么?还羡慕人家?”

千流白他一眼:“我不是羡慕,我是看不过,你说都老夫老妻了还这么腻,至于嘛”

“至于”李昭没好气的哼一声,下一刻一把将他揪起来:“别磨叽,做事了”

那箱百里夙伸手拿起华锦的手覆在他的面具上:“今天你可以有两个选择,第一个,我带着面具跟你成亲,我这张脸天下只有你一个人可以看;第二个,你可以将它揭下,告诉天下人你的夫君并非丑陋不堪”

华锦失笑:“你是想臭美一下呢?还是想让我炫耀一下?”

百里夙摸摸她的脸:“我什么都不想,我只想把天下最好的都给你,哪怕我自己都给你”

百里夙那磁性的声音低哑的说着情话,华锦是一点招架之力都没有,心酥软得快要化成了水,看着他的面具,缓缓的伸手将绳子解开,含笑看着他的双眸:“我要告诉全天下人,我的夫君是天下最俊美的男子,一切的阴霾都消失,所有的痛苦所以的黑暗都消失了”

华锦将面具揭下,动情道:“百里夙,你重生了”

那场大火的伤害,那几年的绝望,那么多的恐惧,此刻一切黑暗和不好的都随之消失,这张脸重见天日,他再一次以最完美的姿态出现在世上,这才是完整的百里夙

瞬间天地失色,万物无声,所有人都看着那张脸,当年的银衣铁马冠白玉,春闺梦回皇家郎如今风采依旧,岁月催人老,但是对于男人,岁月似乎总是偏心了些,时光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什么痕迹,留给他的只有越来越浓郁的魅力,越来越深邃沉稳的眼眸,让人一眼痴迷,再也看不见别人。

“我靠”刚刚爬上墙的千流差点摔下来,好在被李昭一把拉住,千流不敢相信的指着那人:“那张脸是怎么回事?易容得也太好了吧?”

李昭白他一眼:“那才是我们王爷的真容,早前就知道王爷的脸好了,但是王爷觉得只能给王妃看,这天下除了王妃没人有资格看,可是带着那张面具,就如同在王爷的身上遮了一层阴霾,我们知道王爷的心思,但是也更希望王爷能揭下那张面具,只有将面具揭下,才能真正的放下过去,才能真正的从过去走出来,今天终于看到了”

千流扁扁嘴:“怪不得她被迷得神魂颠倒的,祸水,绝对祸水”

李昭踢他一脚:“别磨叽了,做事”

李昭燕九千流李霄,四人从四个方向同时用轻功飞起,手中拉着一根长长的红绸,四人巧妙的躲开了对方直接越过去落在对方的位置,红绸在天空交叉,同时用力一抖,红绸上包裹的花瓣瞬间如同雪花飘落,漫天飞舞,美轮美奂。

百里夙情不自禁的低头,深深的吻上华锦的唇,虽然心中激动万分,但是也只是一个吻罢了,他没有兴趣让全天下人都看他王妃的娇羞媚色,弯腰将华锦打横抱起,在漫天花雨中走向王府的大门

“吉时已到,新人拜天地了”

-----------------------------------------------

百里夙:年少时我也曾轻狂,自以为聪慧睿智,却不想是不知天高地厚,不知人心黑暗,所以命运给了我狠狠一击,痛彻心扉,刻骨铭心,那场大火将我的骄傲和自负尽数烧为灰烬,那一刻才知道,这世上并非任何人都是光明磊落,权力的背后是死亡

我依旧清楚的记得那时的心情,仿佛天都塌下来一般的黑暗,整个人的精神支柱都被彻底摧毁,只剩下无边的黑暗,我软弱的想到的死亡,骄傲的心承受不住那样的打击,选择了最窝囊的方法,可是没有死成,因为我最信任的人把我救了回来,然后我就活在混沌之中,不知所谓,不知为何活着,就在我已经认命的时候,一道阳光照进了我的生命,虽然很冷,但是那么的明亮,如同闪电破开云雾,黑雾中间散落一丝阳光,瞬间霞光万丈。

她对着身子残疾的他说:“我嫁”

她不顾众人的目光,将丑陋如鬼的他揽入怀中,那一瞬他听到了黑暗中有什么在土崩瓦解,后来他知道,那时阻挡了光芒的墙

她为他写下药方,为他治好腿伤,他爱上了这个女人,无可自拔的爱上了她,于是他不顾一切的想要好起来,不为什么,只为能站立在她身边

短短一年,时光那么的短暂,可是却发生了太多太多的事情,最让他痛心不过的便是那情蛊,在他不曾察觉的时候,她一个人默默的背负了所有,最终以情蛊为引子酿成了他们之间长达六年的分离,他不知道该恨自己的无能,还是该恨命运的残忍

他度日如年,行尸走肉的只能靠着她残存的笑颜活着,终于她还是回来了,可是他却已经没有颜面开口去说爱她

后来的后来,他终于想清楚了,他爱她,亏欠那就补偿,愧疚那就赎罪,所以他决定用他的余生来爱她,倾尽一切

-------------------------------

百里琅:你有没有遇到这样一个女子,她时而聪明精明得可怕,时而糊涂嗯是个路痴,她眼眸清冷仿佛装不下世间任何的杂质,却又仿佛有读心术,可以洞穿你的心事

我遇到了这样一个女子,在我隐忍多年终于准备谋夺帝位的时候,我野心勃勃的回到这个阴谋的地方,然后在踏进这里的那一刻,我遇到了仿佛从天上跌落人间的她

我并非对女子有什么恻隐之心的人,可是那一次不知为何竟然鬼使神差的搭了话,也许这就是命运注定的,她很聪明,胜过我所见过的所有女子,她能力非凡,让人不注意都难,然后我对她动心了,无可厚非,她是那般的吸引人,可是她是我的弟妹,曾经我有机会迎娶,却被我放弃的女人,后来我长想,这大概就是命运中所说的因果吧,如果我不曾孤高瞧不起娇滴滴的贵族女子,也许命运就不是这般的了。

从欣赏到喜欢到爱上,其实真的不需要太多的世间,尘封的心遇上了对的人,一切就如同一瞬的烟火,眨眼就已经炸开了花。

爱来的那么的猛烈,几乎冲昏了我的头脑,可是身份摆在那里,道德伦理压得我快要喘不过气来,夺兄之妻,他还没有卑鄙到那样的程度,于是他隐忍克制发狂,然而还没有等到他做出选择,她却因为中了情蛊入了宫闱,那一刻他的心死灰复燃了,卑鄙的想着只要自己是皇帝了,是不是就可以光明正大的将她夺过来了?

一次意外,他做了梦寐以求的事情,得到了,可是心却空了,因为她那么的伤心绝望。

终于,他得到了皇位,不必背负谋反的罪名,而是民心所向,替天行道,然而在他登基的时候她出事了

六年的时间,他不见得比百里夙好过,可是他是帝王,既然走到了这里,就该扛下这份责任,然后,时间似乎冲淡了一切,多年后,她回来了,依旧那般的冷漠美丽,却也依旧不爱他

心累了,连争夺都失去了勇气,最终她还是投入了那个人的怀抱,他艳羡不甘心,可是却依旧不得不接受事实,所以他决定亲手将她背出去,至少她记得最后这一段路是他陪着的,他终于说出了自己的心意,堂堂正正,然后他得到了意料之外的回答,他那一刻觉得比登上皇位的那一刻还欣喜还激动,然而这却是结局了,因为他们之间真的不会再有可能了。

但是他放下了,真正的爱不是得到,而是希望对方过得幸福,他的爱依旧在,此生不变,从其中剥离出去的只是占有和,留下的是最干净的东西,此生都不会寂寞,因为曾经那么真切的爱过

-----------------------

两年后

淳亲王府里又添了一位金贵的小主子,王妃为王爷生下了一位小郡主,眼巴巴盼了两年的小王爷在望眼欲穿之后终于看到了自己妹妹的影子,九岁的百里无忧已经很高了,两年的时间长了不少个子,但是唯一一点不变的就是他那婴儿般的小圆脸,就连身子似乎也不见得瘦多少,还是那么可爱。

淳亲王和淳王妃两年前的倾世大婚让天下人都艳羡不已,王妃已是国色天香,没想到王爷也那么丰神俊朗,多少男男女女揉碎了心肠却也只能自卑的想想,那般的人儿不是他们有资格肖想的

大婚之后王爷就退出朝堂,与王妃过起了与世无争你侬我侬的日子,本来已经快要淡出了众人的视线,没想到王妃又生了一个郡主,皇上下旨昭告天下,就算他们想不知道都难啊

淳亲王府,百里夙睨着那个抱着自家女儿不撒手的人,眼眸中的杀气清晰可见:“百里琅喜欢女儿自己生去,不准非礼我的女儿”

百里无忧至今看不出像谁,但是这个小丫头片子可是像极了华锦,百里夙岂能不在乎?

“别生气嘛,伯伯这是疼爱侄女,以后我给她封个公主,让她成为天下最尊贵的侄女儿”百里琅笑道,不过同时戒备的看着百里夙,生怕他动手抢孩子。

“她不需要你这样居心不良的伯父”百里夙毫不客气道。

百里琅很伤心:“我哪儿居心不良了?孩子他娘你不让我喜欢,这个孩子也不能喜欢,你别过分啊”

“到底过分的是谁?”长公主突然杀气腾腾的冲过来,百里琅反应过来抱着孩子就开跑:“我的天啊,你怎么又来了?”

长公主挺着个七个月的大肚子,双手叉腰,气势十足:“百里琅老娘叫你找女人,不是让你摆着好看的,你给老娘用才是啊,今天我非把你摁去侍寝不可”

百里琅哭丧着脸看着怀中的小团子:“小闺女,你看你伯伯多可怜,你说我当个皇帝怎么还得被人欺负呢?太不公平了”

百里夙黑着脸从他身后出来:“别欺骗小孩子,赶紧给我滚回去侍寝”

百里琅傲娇的昂头:“我拒绝”

百里夙揉揉手指,指节啪啪作响:“长公主一个人把皇上无可奈何,你说本王要不要帮帮她呢?”

百里琅一把将怀中的团子丢过去:“你们一群坏人”

“百里琅”长公主的狮吼功越来越厉害了,百里琅吓得脚下打滑,整个人直接就趴在了房梁上,哭着脸看着长公主:“我说皇姐,你顶着个大肚子就不能消停点儿么?万一吓到我的小侄儿小侄女儿那多不好啊”

长公主气得满头的朱钗乱晃:“还不是给你气,你这个不争气的东西”

百里琅无语,弱弱反驳:“皇姐咱好歹是皇上,给留点面子成不?”

长公主闻言更加来气了,整个人恨不得飞上来掐死百里琅:“你还知道你是皇上啊?不知道还以为你是太监呢放着个如花似玉的女人你也能坐怀不乱,三倍的药都搞不定你,你比太监还太监”

百里夙抱着自家闺女去找自家王妃,留下百里琅一个人孤零零的在房顶上秋风凌乱:“”皇姐,这样的话当众说真的好么?

众人:“”

这日子真是精彩啊

题外话此文完结,没有番外,谢谢各位读者的支持,新文将在下个星期二左右开,希望你们继续支持万分感谢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