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交姿势图片

“嘘夫人和少爷来了。【无弹窗小说网】”

只见一双十年纪的明丽女子,怀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男孩走了进来。

夫人是个寡妇,这是公开的秘密,据说他的丈夫,早年经商攒了下些银钱,都留给了她,同时留给她的,还有一个遗腹子。

初来的下人,听闻此事,都觉得夫人可怜,年纪轻轻,貌美俏丽,就守了活寡,后来日子久了,才发现夫人乃女中豪杰,精力充沛,开朗活泼。经营了几家酒楼,入的银子流水一般。

生活富足安定,又有一个可爱的让所有女人母爱爆发的儿子。

这日子,除了没有男人外,哪有半点瑕疵。或者说,没有男人管着,简直舒服的没边了。

柳笛抱着小公子,来到案前,她温柔的对坏中的小男孩儿说道:“庸庸,你今天就满周岁了,你以后想干什么啊想做什么,就去抓吧。”

“拿拿”小孩莲藕似胖乎乎的小手伸向几案,去拿儒家的经书。

“小少爷以后能中状元呢。”旁边的丫鬟恭维道。

柳笛却不满意,中状元有什么意思,高级打工仔,伺候皇帝,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不,她家柳睿庸才不要呢。

“乖,庸庸不要这个,咱们重抓哈。”

众人晕厥,抓周哪有重抓的啊。

可这时,小男孩拿了经书,小手又朝钱币伸了过去,奶声奶气的喊:“拿拿”

很好,这回有她的风范了。

“小少爷以后定是富商巨贾,家财无量啊。”拍马的人继续拍马。

可睿庸的身子又朝胭脂伸了过去,“拿拿”

“小色鬼,你离娶媳妇还远呢。”柳笛拿开胭脂。

“哇拿拿”睿庸黝黑的大眼睛里都是眼泪。

柳笛没办法,只得拿给他。“喏,给你,不许哭哦。”

“抱抱~”

“我不是抱着你呢么。”

“抱抱~”

“”她明白了,是姿势不舒服,调整了下,果然他咯咯笑开了。柳笛头疼,像谁呢,这孩子零星会说几个词,尤以“拿拿”和“抱抱”出现的频率最高。

拿还可以理解,贪财么,像她。抱抱呢貌似那白狐狸不是这性格吧。

“呵呵”

突然天空飘来鬼魅的轻笑声,顷刻乌云密布,大风卷石,一股妖风盘从天际飞进大堂,离柳笛不远处原地打转。众人吓的哇的一声,做鸟兽状奔去。

“是人还是妖还是人妖快给老娘现身”柳笛顺手拿起桌上的砚台朝旋风砸了过去。

“脾气渐长呢。”风瞬间停歇,一紫发男子妖娆显身。

“紫莲”柳笛一怔,“你来干什么”

他笑,铁骨扇合拢指向她怀中纷嫩可爱的小孩,“可惜他注定不会长寿呢。”

“拿拿”睿庸伸手向那铁骨扇,眼神晶亮,本能地知道这扇子值钱。

“你说什么”柳笛护住睿庸。诅咒她可以,诅咒她的孩子,找死:“你刚出狱没两年,是不是又想回瀚王府里的监牢了你最好早点回去,省得那天霹雷闪电,把你烧成灰。”

紫莲长眸一挑,“骂我做什么,是我听到他的父亲,想要拿他来续命。”紫底金花的铁骨扇重新打开,遮住面容,隐藏于后的金眸,暗含阴毒的流光,“作为护法,我告诉你这个秘密,已经很危险了”

“那我该怎么办”

“回京城。”他的身影越来越淡,消失在空气中,只留声音飘渺,“孩子和他的父亲,你想让哪个陪伴你更久一点看你自己的选择了,呵呵”

...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