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彩无翼乌之邪恶老师

用毛巾擦到李纲的脸的时候,楼珞心忽然感觉到李纲的眼皮动了动。赶紧认真的看了看,并且低声的说道:“爸,爸,你醒醒。”

浅浅的声音,让李纲的眼睛终于在动了动以后彻底的睁开了。一睁眼,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楼珞心,口中喃喃的说道:“珞心,是你么”

楼珞心心里也有些别扭,不过看着李纲那不敢相信的模样,还是点了点头,“恩,是我。你感觉怎么样我给你叫大夫进来吧。”

李纲赶紧伸手,想要抓住她,却发现手上一点力气也没有。“不用,我很好。珞心,你终于来看我了,你终于原谅我了。爸爸”

说到这,这个男人的眼里留下了点点的泪滴。生死关走了一趟,他真的发现,这个世界上他最对不起的就是这个女儿。现在自己受伤了,她还能挺着个大肚子来照顾自己,心里被满满的悔意包围。

楼珞心看到李纲的泪水,伸手拿过毛巾轻轻的帮他擦拭着。心里那么多年的怨恨,在看到他的泪水的时候,好像一下子烟消云散了。

“好了,我不是在这呢么。你就不要哭了,一会孙叔叔回来,看到您这样,还以为我怎么虐待您了呢。”

李纲,一听,赶紧点了点头,“对,对,不能让小孙看到了,要不然以为我们父女又闹别扭了呢。”

楼珞心拿过一杯水,扶着他的头让他喝了一些。“您刚醒,还是多休息一下。一会孙叔叔就买吃的回来了,吃完东西多睡一会儿。”

李纲却摇了摇头,“珞心啊,你是不是昨天一直在这里了。我这已经没有什么问题了,你赶紧回去吧。”

看了看她的肚子,一脸担心的说道:“现在你是最容易累的了,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我这里有小孙,相信没有什么问题的。”

听到李纲的话,他眼里明明表现的是希望自己留在这里陪着他,可是又担心自己的身体,让自己回去啊。

“没事儿,我昨天睡了,就在旁边的那张小床上。爸,昨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儿啊她怎么会想要杀你呢”

李纲却没有回答楼珞心的话,他昏迷的时候听到有人叫自己爸爸,可是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在做梦。现在,听到楼珞心真的叫自己爸爸了,眼里刚刚止住的泪水又一次流了出来。

“珞心,你刚刚叫我爸爸了,你,你再叫我一遍九鼎神皇。我,我”

此刻,任是谁也没有想到这个面对万人都可以洋洋洒洒不用演讲稿的领导,因为女儿这声爸爸而泪洒当场。

现在的李纲,只是一个普通的父亲。心里有着忐忑,有着期盼,还有着对以往深深的懊悔。

楼珞心看到这样的他,压在心里的最后一丝怨气终于消失了。自己这些年不好过,他又何尝过得很幸福呢。

笑了笑,再次轻声说道:“爸,我们以前的事儿不要再想了,看以后好不好我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惹你生气,但是我希望我们父女俩能够好好的沟通,将心里的话都说出来。仲天说的对,亲人之间能够相互理解,相互包容,这样才会更加的亲近。”

轻轻的抚摸了一下自己的肚子,笑着说道:“您还没有见过虫虫吧,有机会我带她过来。我这个孩子再过三个多月也要生了,到时您要是不工作了,就帮着我一起带孩子吧。爷爷奶奶年龄也大了,大家在一起还是个伴。”

李纲真的没有想到自己还能有这一天,看着楼珞心,什么都说不出来,只是点着头。

孙杨进来的时候,就看到父女两个已经和好,正坐在一起说着什么。

看了看门外,李纲看着孙杨说道:“仲天没有和你一起么”

楼珞心笑了笑,“他昨天过来了,后来有事儿就出去了。您先吃饭吧,一会他就过来了。”

孙杨冲着楼珞心打了个眼神,示意她和自己出去。

李纲却直接在旁边说道:“小孙,有什么事儿你是要瞒着我的么就在这里说,我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事儿”

楼珞心刚要说什么,李纲却看了看她笑着说道:“珞心,你放心,你爸爸我都活到现在了,什么事儿没有经过。你就让小孙在这里说,我听着还能帮你们出出主意。”

孙杨看了眼坚定的李纲,再看了看没有办法的楼珞心,只能开口说道:“首长,这件事是关于二小姐的,您还是不要听了。”

孙杨真的不知道怎么说,毕竟对于李丝雨,李纲即使在知道她不是自己的亲生女儿以后,也对她关照有加。甚至就连自己死后,能给她安排的也安排好了。如果让他知道真相,孙杨不知道李纲会有多么失望。

听到孙杨这么说,李纲脑子里已经有了计较。微微一笑,“小孙啊,你说吧。今天老头子我还能得到我女儿的原谅,就是任何的打击都是微不足道的。你说出来,也让我明白自己这些年是真真正正的养了只狼,还为了这只狼一次次的伤害我的亲生骨肉。痛过也好,最少让我这个老不死的长点记性啊。”

楼珞心赶紧抓住他的手,轻声唤道:“爸。”

不再怪他对李丝雨偏心,谁没有犯过错呢。只是现在知道这个事情的真相也许真的会伤害到他,心里是浓浓的不忍。

拍了拍楼珞心的手,“放心吧,你爸爸我绝对能经受得起。”

孙杨看了眼楼珞心,看到那个示意的眼神,直接说道:“刚刚穆先生给我打了电话,已经将李丝雨抓捕到案了。虽然她不承认事情是她主使的,可是穆先生已经查到了大量的证据,证明就是由李丝雨一步步的诱导着吴丽月做出伤害首长的事情来。李丝雨,才是那个真正的幕后真凶。另外,首长您药品被换的事情也查清了,半个月前,李丝雨在后市上购买了大批的致幻药物,经证实,和您药瓶里的药品完全一致。”

一口气说完后,孙杨担心的看着李纲的表情。这件事就是自己都觉得不敢相信,可是他就是这样的发生了逆袭的傲天。对于一个从小将自己养到大的人都做出这样的事儿,真是狼子野心。

楼珞心也没有想到这一切居然真的都是李丝雨做的。虽然心里有猜测,可是毕竟都没有证据证明。现在,相信穆仲天已经掌握了所有的证据,才会将事情告诉了孙叔叔。

眼睛也一眨不眨的看着李纲,希望在他失望的时候能够给予他适当的安慰。

李纲倒是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伤心,只是长长的叹了口气。拍了拍女儿紧张的手背,笑着说道:“珞心,放心。爸爸刚刚不是告诉过你,我没有事儿嘛。没事儿,真的没事儿。虽然有些伤心,不过也都是能够承受得了的。不过,丝雨这孩子变成这样,我啊,应该有很大的责任。那时要是能够少忙点工作,多关心一下她,也不至于让她被吴丽月养成这样的性格。好了,你们两个就都放心吧。小孙啊,你打电话给仲天,就说让他秉公处理,不用考虑我的意见了。”

说完后,李纲闭了闭眼睛。然后很快满脸平静的睁开眼睛看着楼珞心说道:“对了珞心,你现在的工作是怎么安排的现在这样好像也不能上班,我已经让你孙叔叔帮你在北街市场那里开了个小花店。现在让人给你看着,等着你身体允许了就去自己弄吧。虽然仲天对你不错,不过女人还是有自己的事业为好。这个花店也不忙,重要的是现在有合适的人帮你打理,你也不用操心。”

楼珞心拿过孙杨刚刚买的粥,看着李纲说道:“爸,您放心吧。我把孩子稍微带大点,我就会出去找工作了。至于您说的花店,我还是不要管了,毕竟我没有什么经验啊。”

“那个要什么经验,”李纲就着楼珞心的手吃了一口粥,“爸爸记得你小时候最喜欢的事情就是跑人家吴伯伯的家里去看他种的那些花了。现在,爸爸就满足你小时候的愿望,让你有个属于自己的花店啊。郊外,我也给你买了个两亩地,作为你的花圃啊。从小不是最爱这些花花草草的么,现在喜欢的时候就可以去看看啊。”1csbh。

孙杨笑着说道:“是啊,大小姐小的时候最喜欢的就是这些东西了,现在有了自己的花圃,想种些什么就种些什么了。这是首长给你的,你就好好的收着吧。”

楼珞心听到他们这么说,笑了笑,“好,那我就收着。不过现在我可是没有精力打理这些,爸爸你不是说你不回b市了么那你就在这帮我看着吧。养养花,种种草,对您的身体也有好处。”

李纲点了点头,对着楼珞心露出一抹饱含幸福的笑。可是心里想到李丝雨对自己做的一切,却无论如何也不能像是表面上那么平静。那个孩子,为什么心就这么狠呢难道说,钱真的就那么重要么重要到她能够下手杀死自己,重要到她泯灭了所有的人性

穆仲天是大家吃过午饭以后才过来的,进来看到已经和好的楼珞心和李纲,走过来笑着打了招呼。

楼珞心要回去换身衣服,李纲和穆仲天有话说,就让孙杨开车送她回去了。

穆仲天看着李纲说道:“爸,您的身体不允许,我已经让人把李丝雨带到了这里。不过,您和她见面的时候,我要一直在旁跟着,因为现在她的罪名是涉嫌谋杀。”

李纲点了点头,上午的时候,他就给穆仲天打了电话。虽然穆仲天有些为难,但是最后还是答应了他的要求。

不一会,就看到李丝雨被人带了进来。

毛珞且音觉。李纲靠在床头看着她,两天不见,她的面容现在特别的憔悴,眼里也满布着血丝。知道这是彻夜审讯的原因,李纲忍不住叹了口气。

李丝雨看着李纲,看着这个一向疼爱自己的老人,因为自己的缘故变得更加的苍老,不知道为什么,她的眼角忽然留下了两行泪水。

穆仲天站在她后面,以防她有什么动作的时候,自己能够及时出手制止。

病房里一时安静了下来,只听到仪器滴答滴答的声音,整个空间显得格外的压抑全能召唤师。

李丝雨站在那里良久,只是那么楞楞的看着李纲。没有像是以往那样甜甜的叫声爸爸,因为她也知道,她所做的一切,已经不值得任何人原谅了。

李纲看着她,忽然开口说道:“丝雨啊,进去以后认真的改造,争取早点出来。我能留给你的东西也不多,s市的那套房子,还有二十万元的现金。出来以后最少你还有个住的地方,也不用太委屈自己了。其他的我已经无能为力了,只能走法律这条道路了。不过,我现在还活着,应该不用判很多年。你妈妈那里,如果她能够活着出来,你一定要好好的孝敬她。也许她对任何人都没有真心,但是真的爱你。好了,仲天,你带她走吧。”

说完后,李纲的眼睛闭上了,可是那双精明的眼睛里,此刻却是强忍着不让它落下的泪滴。

李丝雨真的没有想到,到了这个时候李纲还是在为自己考虑。心里被浓浓的悔意彻底的包围,对着李纲喊道:“爸,爸,我错了。”

说着,直接跪在了地上,对着李纲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

李纲却没有再睁开眼睛,只是对着穆仲天的方向挥了挥手,示意他赶紧把人带走。

等到听到那声关门声,李纲强忍着的泪水,终于顺着脸颊流了下来。不是不伤心,不是不心痛,可是一切都已经发生了,他又能怎么办呢

楼珞心并不知道李纲和李丝雨见面的事儿,虽然隐隐的感觉到了什么,只是看到李纲越发开朗的笑,也就完全的放下了。

事情过了整整一个月,在一个阳光明媚的上午,穆仲天和楼珞心穿着各自的礼服早早的来到了婚礼现场。虽然挺着个肚子穿着婚纱没有人家的聘聘婷婷,可是却散发着另一种母性的光辉美。

两个人不时的看着时间,终于等来了王江越这一对。看着已经越来越多的宾客,不耐烦的说道:“童彤和白术俩不会还没有睡醒吧”

王江越小心的扶着自己穿着婚纱挺着大肚子的老婆,看着穆仲天说道:“我来的时候打了电话,说是已经醒了啊。”

“不管了,不管了,我们先进去。”楼珞心脾气有点臭臭的说道,结婚居然还迟到,这两人可真成。

一看老婆生气了,穆仲天赶紧扶着楼珞心往里面走。四个人刚走到入口,就听到后面童彤的大嗓门传来,“等等,等等我们。”

一起回头,四个人短暂的惊讶过后,都忍不住哈哈的大笑了起来。原来,这两个人走近一看,只看到白术身上居然穿着婚纱,而已经有了四个月身孕的童彤一身白色的西服。

邀请来的宾客,听到这样响亮的笑声,也忍不住回头看了过来。17746215

短暂的错愕之后,只剩下哄堂大笑,和白术父母满脸的惊诧。

浪漫的花瓣,伴随着众人脸上的笑意,合着幸福的婚礼进行曲,再这样的一个美好的早上,绽放着令人心醉的旋律。

全文完,再此谢谢所有一路支持西西的朋友。也许有着一些稚嫩,有着些不尽完美,可是西西在努力的让所有的人都能够幸福起来。正如西西在现实生活中所希望的,每个人都能够有自己最幸福的生活,都可以健健康康,快快乐乐的生活。再次谢谢大家,希望大家都能够幸福快乐。在此,推荐西西的新文,狼性总裁,强占小娇妻。点击其他作品里,就可以看到了。喜欢西西的朋友,不要忘了收藏,推荐,外加留言。西西会努力的创作一个好的故事给大家的,你们的支持,就是西西所有的动力。在此,再次谢谢所有支持西西的朋友。么么一个,爱你们大家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