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西人体欧美人体写真

一共五个组,吕赫的位置在第三组的第四排,全教室最中间的位置,杨诚和杨科坐在第四组第四排,几个人挨在一起坐。

虽然丁宣已经失去了势力,但是三班的人也没人找他们麻烦,毕竟威风了两年。

“得,这是什么玩意!”

丁宣拿起一本英语书,看着上面的字母,瞅了半天愣是看不懂,吕赫等人哈哈大笑。丁宣大为光火,嘟囔一句:“你笑个卵?你看的懂?”

吕赫等人这才停止大笑,轻声咳嗽两下,掩饰自己的尴尬。

丁宣初中时成绩非常好,考一中是稳妥的,但是黄老大和宗政等人就不行了,只考上了职高。丁宣不顾家庭反对,毅然来到了职高。

不过一会,教室里的其他学生们陆陆续续的进来了,很多人看见丁宣也在,都诧异了一下,不过谁也没有多问。

“哟哟哟,这不是丁宣哥吗!”

这时候,背后传来一个刺耳的嗓音。不是昨天起了两次冲突的杨朝又是谁?

丁宣想都没想,直接从课桌里面抽出一本大书来,反身就砸在杨朝的头上。

旁边的吕赫等人二话不说直接站了起来,拿着屁股底下的板凳向杨朝打过去。

“我草,连点缓冲时间都没有!”

杨朝骂了一句,矮身躲过了丁宣扔过去的书。他的身后跟着的依然是昨天的五个人,看到丁宣等人动手后他立马从地上捡起板凳和吕赫等人对打起来。

此时三班的学生们都默默的退到走廊外,生怕殃及无辜,却又好奇的趴在窗户边上围观。

“我草你妈的!”

丁宣骂了一句,踩在桌子上飞跳起来踹在杨朝的肚皮上面,巨大的冲击力使杨朝抵挡不住,直接坐在了地上。丁宣乘胜追击,冲过去用脚在他的身上猛蹬几下,然后蹲下身子,压在杨朝的身上,右手握紧拳头在他的脸上迅猛的轰了四五下,杨朝的鼻血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吕赫和杨氏兄弟三人对付跟杨朝一起来的五个人,显得游刃有余。毕竟他们曾经混了这么多年,打过无数次架,能在黄老大身边出头的绝非关系好就可以,需要的更是自身的实力。

虽然丁宣这方面只有四个人,但是依然很快的把杨朝那边的六个人打的落花流水,慌忙逃窜。

“那帮孙子。”

吕赫对他们几人嗤之以鼻,不屑的说道,杨氏兄弟也跟着骂了两句,便又各自回到座位上趴着睡觉,因为课本实在是看不懂。

自从黄老大入狱,丁宣失势,转三的三班瞬间变的群龙无首。

一直活在黄老大和丁宣阴影下的孙仁亮突然意识到自己上位的时机到了,当下纠结十多位好兄弟打的整个三班哑口无言,一举成为了三班的新扛把子。

后来吕赫和杨氏兄弟回来了,双方没有接触,因此也没有起多大的冲突。

孙仁亮一直对班里今年新转来的那位叫齐灵儿的女孩感兴趣,只不过因为齐灵儿和丁宣等人的关系,导致他一直将这个想法压抑在心中。

但是此时丁宣一朝失势,孙仁亮的机会来了,将压制在心中的暗恋,变成明面上的追求,每天都到教室对齐灵儿死缠烂打,但是齐灵儿始终对他不理不睬,让他非常恼火。孙仁亮很清楚,齐灵儿还是喜欢着丁宣,不由将对丁宣的醋意全部转变成恨,心想什么时候碰到丁宣一定要好好教训他。

这时孙仁亮正好带着一群兄弟来到了教室,却发现自己的桌子一片狼藉,被人弄的乱七八糟。他此时已是三班的扛把子,还有谁敢对他的东西如此不敬?愕然之下,非常生气的怒吼了一句:“谁他妈把老子的桌子弄成了这样!”

本来闹哄哄的教室陡然安静了下来,气愤也变的诡异。

陷入沉睡的丁宣等人也被孙仁亮的大吼吵醒,但是见到教室里一片寂静,倒也是有些茫然。

见到教室里一片安静,孙仁亮有些不满,又厉声吼道:“到底是谁他妈把我桌子弄成这样的。”

听到声音后,丁宣等人回过头去,原来是孙仁亮在那里大吼大叫。再看看他的身边,那桌子正是刚才自己几人和杨朝打架弄乱的。微微皱眉,说道:“我弄的。”

“哦?宣哥?”孙仁亮看了一眼丁宣,眯着眼睛问道:“请问宣哥,我哪里得罪您了吗?”

丁宣想了想,不置可否的回答道:“恩,没有。”

孙仁亮立马就不乐意了,心想你一个过气的混子,在老子面前有什么好拽的。他的脸立刻阴沉下来:“没有?没有得罪你,那你他妈把老子的桌子弄成这样算什么样子!”

这话一出,教室里所有的学生都有些不大自然。一个是三班的新晋扛把子,另一个是学习的前老大之一。三班的学生们都不约而同的看向了丁宣,他们想知道丁宣到底怎么回答。

“然后呢?你想表达什么?”

丁宣还没说话,吕赫就冲口而出。这个孙仁亮,以前宣哥吕哥叫的不知道多欢乐,此时竟然敢这么对自己等人说话,怎能让他不恼怒。

孙仁亮不屑的瞟了他们一眼,冷着脸嘲讽道:“嘿,吕哥啊。您把我桌子弄的乱七八糟,还问我想表达什么?”话音刚落,瞬间变了语气,怒声的大吼道:“丁宣,吕赫,老子他妈给你们面子你们就是哥,不给你们面子你们屁都不是!他奶奶的,现在不把老子的桌子弄好,别怪老子不顾同班之情!”

吕赫脸色一黑,从屁股底下提起板凳指着他,怒道:“你有本事再说一次!”

孙仁亮揶揄的一笑,淡淡道:“呵,拿着板凳,想打我啊?你看看你们现在的样子,你还以为你们是学校老大?不是我有本事骂你们,而是你们没本事不让别人骂!”

吕赫再也忍不住,拿起板凳就打过去,杨诚杨科紧随其后,丁宣此时能说些什么?

不过孙仁亮岂会在意,虽然丁宣他们四人都很强,但他的身后有十多人,对付他们四人还不是轻而易举?等到丁宣他们全部动了,孙仁亮也是一声大喝:“给老子打!”

身后的十余人早已准备好,瞬间就和丁宣等互殴起来。

丁宣拿着板凳的一角,朝准了孙仁亮的头部砸上去。孙仁亮冷笑,脑袋偏过少去,躲过这一击,同时探出大手抓住丁宣的左手手腕。丁宣的左手伤没有痊愈,一时吃痛,身形一颤。

孙仁亮看准时机,左腿高抬猛的抽在丁宣的脸上。

就在这时,吕赫躲过了缠住他的三人,迅速闪到孙仁亮的身后,板凳腿在孙仁亮的后脑勺上大力砸去。

鲜血瞬间迸出,但是后面的三个人也冲到了吕赫的身边,两人抓住吕赫的两条手臂,最后一人拿着木头板凳也向吕赫的头顶正中央砸上去。

碰!

殷红的鲜血瞬间染红了黑色的发丝,不过那人没有住手,拿着板凳腿在吕赫的头上连续砸了四五下。这时旁边抓住吕赫手臂的两人也同时发力,吕赫硬撑着,其中一位抬腿狠踹在吕赫的小腿上,吕赫终于撑不住,顿时跪下。

而此刻的杨诚和杨科兄弟二人愣是被八个人缠着脱不了身,他们两人平均每人对付四个,对方前后夹击,两人逐渐体力不支,最后被对方一家伙抽在头上,打倒在了地上。

丁宣和孙仁亮正在单挑,由于左手受伤无法用力,因此只斗的不相上下。

但是孙仁亮显然不是什么正人君子,当即招呼两个人过来一同围殴丁宣,两前一后夹击之下,些许之间丁宣就被制伏。

“呵呵,宣哥?”

孙仁亮笑着走到丁宣的跟前,用手轻轻拍了拍他棱角分明的脸。

“孙仁亮,早晚有一天,我会还回来的。”

丁宣紧盯着孙仁亮,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孙仁亮冷笑,走到一边的桌子上面,对着丁宣轻蔑的一笑,然后对准丁宣的脸,从桌子上飞下去。

啪!

孙仁亮的鞋板子印在丁宣的脸上,丁宣随着力道也顺势砸到地上。

“我他妈等你来还!”

孙仁亮握住大拳头在丁宣的脸上猛砸几十下,丁宣的脸被打的血肉模糊。

现在的丁宣被打的全身麻木,连叫喊的力气都没有了,只能任由着孙仁亮作威作福。

“呸,宣哥,你连条狗都不如。”

孙仁亮的手也打酸了,厌恶的看了丁宣一眼,朝他吐了一口痰,然后又走到吕赫的跟前。

“吕赫?吕哥?呵,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还敢在我面前装大头。”孙仁亮走到吕赫的跟前,肆意的嘲讽。

“呸,你就是一条癞皮狗,谁势大跟谁。”

吕赫趴在地上不屑的说道,声音显得有气无力。

这句话刚好戳中孙仁亮内心深处的伤疤,胸中怒火烧起,抬起腿来就在吕赫的脸上猛踩一脚。

“啊!”

鼻梁上撕心裂肺的疼痛,吕赫不由自主的嚎叫了起来。

“叫这么大声,很爽吗?”

孙仁亮笑道,蹲下身子轻轻的拍了拍吕赫的脸颊。

就在这时候,杨朝也带了十几个人闯了进来。

[小说网,!]

...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