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点疼你慢点进太深了

一秒记住【文学楼】,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叶根生连忙解释道:

“这位先生,是这样的,我们承认之前没有征求方老板的意见就直接收回了摊位是我们做的不对,我们今天过来就是想尽力弥补我们的过失,至于我们所犯的错误,我们愿意接受相应的处分,请陈主任和这位先生给我们一个赎罪的机会。”

陈凌耸了耸肩,没做任何表示。

他发现这个叶根生是个人物,不仅能屈能伸,而且思想活络,能根据不同的情况制定出针对性的策略。

他这段话说出口,在一般情况下没有人会再穷追猛打下去,杀人不过头点地。他虽然丢了面子,但却可以趋利避祸,化解他所面临的危机。

果然,张扬聚集在心口的强烈报复之心,被他说得都有点儿松动了。

“叶主任,你们祈求我们的原谅没有用,如果你们取得了方叔方婶的谅解,我们这里自然也没有问题。”

说是这么说,但张杨可没有轻易放过他们的意思。而且即使他想放两人一马也做不到,因为最后把握大方向的是冯老板,冯老板定下的决策不会改变,这一点冯凌最清楚。

“谢谢陈主任、谢谢这位先生,我们先去和方叔方婶聊聊,就不打扰你们了。”

叶根生非常谦卑地向两人微微一躬身,然后向田承业使了个眼色,两人一起离开了休息区。

张扬和陈凌没有跟叶根生他们去病房,而是待在休息区继续聊天,他们不想再听两人的胡言乱语,至于叶根生他们和方叔方婶是否能达成协议,他们并不关心。

原因无他,即使叶根生、田承业和方家达成了谅解协议,也无法影响他们分毫。

如果双方达成的协议对方家有利,张扬相信,接替叶根生的人也是会继续履行协议的。

陈凌很关心张扬学习方面的事,毕竟张扬是一个刚毕业的中学生。大学生活是他应该去经历的一个人生历程。

今天上午陈凌把张扬要找高考复读班的事和冯书记提了一嘴,冯书记笑着称赞了张扬几句,末了,他嘱咐陈凌问问张扬对省里的哪所大学有兴趣。

所以陈凌又和张扬提起这事。意思是省内的大学只要张杨愿意去,都可以试着为他去办。可是张扬似乎对在省内上大学不感兴趣。

“老弟,这么好的机会为什么要放弃?早一年读书,不是可以早一年毕业吗?”

陈凌憋在心里的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就你这学习成绩,明年能不能考上本科都是个未知数。”

“陈哥。实话实说,我真没有怕麻烦王书记的意思,如果不是因为郑飞鸿和另一个铁哥们,明年的高考我都不准备参加了。你看我家现在的情况,还需要我拿一个本科的毕业证,到处找工作吗?”

陈凌闻言哑然。

陈凌知道张扬家很富有,但是听别人说和亲眼所见是两码事。

当陈凌看到被薛志勇擦得油光锃亮的奔驰s300时,还是发出了由衷的感叹,张扬以19岁不到的年龄坐拥豪车和别墅,而且还能引领家庭走向豪门。这在不久的将来必定成为一个传奇。

从这一点上说,上不上大学和上什么大学,对张杨来说还真没有什么意义。

华国的所谓两所最高学府的总裁培训班,那些扔个百、八十万参加培训的大资本家们,他们学习的不是知识而是公关,他们在这个班中所认识的每一个人,都是他们今后驰骋商场的资源。

对于他们来说,知识的多少并不重要,他们可以花高价雇佣那些有专业知识的人来为他们服务,重要的是自己人脉的宽度和广度。【文学楼】这才是他们花大价钱进这个班的目的。

“那我就纳闷了。你为什么还要插班复读哪?”陈凌疑惑的道。

随着两人接触的时间增加,互相间说话也越来越随便,所以陈凌说话也不在客客气气,这也说明两人的关系越来越亲近。

“陈哥。如果说虚的,我是为了履行对两个哥们的承诺,要和他们一起复读,一起考上大学,同时,也是为了延续无忧无虑的学生时光。”

陈凌对张杨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他撇了撇嘴,鄙视张扬的无耻。

张扬仿佛没看到陈凌的表情,继续说道:

“如果说真话,那就是我不想操心家里的事,想找个学习的地方躲清闲。仅此而已。”

“得,算了,你爱咋地就咋滴。你这事我不管了。”陈凌妥协道。

张扬和陈凌一起大笑,但笑容之下难掩一丝苦涩,当初他要复读的目的可不是这个,那时的色心壮志已不复存在了。

两人刚刚把话题岔到别的方面,张扬一直拿在手中的电话响了起来。屏幕上显示来电话的人是云子菡。

张扬向陈凌示意后,接起了电话。

张扬没有主动离开,陈凌也没有离开的意思。张扬并不认为他和云子涵的通话会涉及两人之间的秘密,而陈凌有任务在身,他对这通电话很是重视,他要借机参与到两人之中去。

“张扬,晚宴的地点我安排好了,就在我居住的奥大酒店,你看5点过来方不方便?”

因为两人昨天已经沟通过,所以云子涵开门见山直接说出了酒店的地点和时间,没有给张杨留下再次推脱的机会。

“可以,我5点准时到。”

张扬没有推脱的意思,他也很急切地想再见云子菡一面,仿佛冥冥之中有一种牵挂,他要了解云子菡的身体是不是完全没有问题了。

就在他准备撂下电话时,看到陈凌一直在向他挤眉弄眼,并用食指指着张扬手中的电话又指着自己的鼻子。

张扬用唇语问陈凌:“你要参加?”

陈凌向张扬竖起拇指,对张扬的聪明和机灵表示赞许。张扬满脑门子黑线,这是不是太无耻了。

“云女士,我和我的一个朋友在一起,您看?”

云子菡听琴音知雅意,如何不明白张扬话中的意思。

“让你的朋友一起过来就好?”云子菡道。

“这样方便吗?”虚伪的不能再虚伪了,张扬感觉脸皮发烧。

“方便,有什么不方便呢!”云子菡非常爽快的道。

她今天宴请张扬的目的是为了感谢他的救命之恩,张扬能来参加聚会,就说明他接受了自己的感谢,至于他带几个人来、带什么人来都无关紧要,只要他高兴就好。

而出于保密的目的,即使只有张扬一个人来参加聚会,她也不准备在餐厅里聊医院里那一幕。谁知道餐厅里有没有窃听装置。

“那好我们晚上见。”

见张扬撂了电话,陈凌向张扬解释道:

“我可不是为了跟你去蹭饭,这是老板的意思,他知道你和云董事长有约,所以嘱咐我和云董事长接触接触,了解她对奉京的经济环境和经济政策有什么意见和建议。所以才厚颜要求你带我过去。”

张扬不置可否。(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wenxue6.co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