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插着我一千多下

这几天,沐少瑾似乎都很忙,每天沈慕锦醒的时候身边已经不见沐少瑾的身影了,晚上睡觉时,人也还没回来,也不知道到底在忙些什么,沈慕锦也没问,一有时间就陪着沐婉沁聊天,或者去吴家找祝璃澜,总之日子过得也无无聊就是了。

祝璃澜也在抱怨吴昊这几和沐少瑾一样,天天早出晚归的,沈慕锦就在想,难道这俩人有什么事情?

五天之后,晚饭过后,沈慕锦总算见到了沐少瑾的人影,他走进来,看了眼,才问到,“锦宝,妈呢?”

沈慕锦看着沐少瑾,“妈吃完饭就去休息了。怎么了?你找她有事?”

沐少瑾摇摇头。

他就是要先确认下沐婉沁有没有在,既然睡了也好,省的到时候还要找理由呢,

这么想着,沐少瑾走进几步,把沈慕锦捞在怀里,“锦宝,吃饭没?”

不知道沐少瑾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但是她还是老实的点点头,然后就听得沐少瑾说道,“既然这样,陪我去个地方。”

不等沈慕锦再问,人就已经被沐少瑾抱到车上了,沐少瑾为她系好安全带,自己也上了车,路上,沈慕锦实在是好奇,就歪着头问了句,“你是不是有事情瞒着我?这几天都看不见你。”

这可是沈慕锦第一次主动问沐少瑾的行踪呢,以往这个时候,沐少瑾肯定会趁机调侃一番,可是今天怪了,沈慕锦说完,他非但没有挪喻,脸色隐隐的还透着一丝冷意,这是怎么了?

沈慕锦心里好奇,但是也没有再次开口,她看得出来,沐少瑾这会儿心情不是很好,肯定不想说这些。

不过一会儿之后,沐少瑾倒是开了口,但也只有一句话,“锦宝,我们现在去八号地铁。”

说完便没了下文,却引得沈慕锦心里一阵阵好奇,抓耳挠腮的。

去哪干嘛呀?这个人真的是,不能一次性把话说完吗?吊人胃口很好啊!

沈慕锦腹语几句,沐少瑾把车速提得很高,半小时不到,车子已经稳稳的停在了八号地铁门口了。

沈慕锦下车,瞧着门口冷冷清清的,一个人也没有,不由得蹙眉,虽然这会儿晚饭刚过,可是八号地铁的生意一向不是很好吗?而且现在已经入秋了,天色暗的快,一般吃完晚饭就差不多黑了,八号地铁是酒吧,这个点居然一个人也没有,真的很奇怪!

想着沈慕锦就把视线望在了沐少瑾身上,他肯定知道点什么。

沐少瑾搂着她,“进去吧。”

声音里居然有一丝疲惫,沈慕锦心里的好奇更加的浓了!

来这到底是什么事情啊?能给个明话吗?这样真的是要逼死人啊!

进了八号地铁,沈慕锦才发现里面已经站了好多人,当然不是客人,而是清一色的保镖,个个都是黑色西装配黑色墨镜,绝对的霸气。

走进了沈慕锦才发现吴昊也在,不止吴昊,樊奕也在呢,只不过他一脸的颓败,眼皮也是耸拉着,倒是看不清他眼底的神色,他身后站着两名保镖而已,沈慕锦张了张嘴,这又是个什么情况?

沐少瑾带着沈慕锦坐在吴昊旁边,吴昊见着沐少瑾来了,不由得笑开了,赶紧的从椅子上站起来,“瑾,你来了,那我是不是该回去了?”

他还要回去陪老婆呢。

沐少瑾一见他猴急的样子,原本心里有些难受,这会儿倒是笑了笑,“没出息的样子。”

吴昊瘪瘪嘴,没出息怎么了?你不也一样没出息啊,早知道他也把祝璃澜带在身边了,不过这话也只是想想而已,今天的事情不寻常,算是他的家事,就算自己和他再要好,也不会去插足他的家事。

“好了,我都帮你看了这么久了,你也发发好心,放我回去吧。”

吴昊是他的发小,怎么会不知道他的想法,无非就好、是不想自己在他面前露出难过的样子罢了。

沐少瑾会心一笑,这才是好兄弟呢,知道他此时的心境。

吴昊走后,沐少瑾这才把目光睨向樊奕,“樊总挺能耐啊,差点把本少都给糊弄过去了。”

樊奕神色淡淡,也不知道是强装的还是真的不怕沐少瑾,听到沐少瑾的话也只是稍稍看了眼他,“再有能耐也不还是被沐大少查出来了。”

这话带着点是个人都能听出来的讽刺,沐少瑾也不在意,挥挥手让人把樊奕带了下去,至于去了哪里,沈慕锦就不知道了。

几分钟后,楼梯处传来声音,沈慕锦本能的抬头望去,随机眼睛瞪得老大,似是不相信,眨了眨眼睛,这才确定自己没有看错,站起身指着出现的那个人,张了张嘴,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你……。”

这是怎么一回事?

沈慕锦看了眼沐少瑾,见他一副冷静的样子,没有一点吃惊,蹙了蹙眉头:这男人怎么一副淡定的样子?难道他早就知道了?

沐少瑾揉揉眉心,语气里有些疲惫,还有些嘲讽,“别这样看着我,我也是才知道。”

这么说,沐少瑾也是被蒙骗了?那沐婉沁也是了?

沈慕锦看着,倒也没有说话,这是他们两兄弟的事情,这个时候她似乎也没有什么立场去说。

沐少晨淡淡一笑,依旧是那个云淡风轻的样子,他走过去,手掌摸着椅背,一转,人就坐了下来。

那腿脚利索的样子,哪像是长期做轮椅的?

“我原以为还可以多瞒些日子的。”沐少晨开口就是这句话,沐少瑾没有接话,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前几天在他心里的想法得到了验证,是喜还是悲?

沐少瑾也不知道!

沐少瑾不说话,沐少晨也不勉强,“大哥,我只想问问,你是怎么知道八号地铁是我的?我有什么地方让大哥怀疑吗?”

坐在一旁的沈慕锦一听,眼睛瞪得更大了!

八号地铁是他的?那岂不是说他要和自己的哥哥抢生意了?

沈慕锦心里一惊,安静的坐着,耳朵却是束得老高!

“你杀了金泰华,以及史密斯先生。”沐少瑾看着眼前这个和自己几乎一模一样的弟弟,一字一顿道,“当然最起疑的还是你的神色,虽然你遮掩得好,但是并没有瞒过我,我让人去查了史密斯先生,虽然他人是死了,但是我却查到了一些东西。”

沐少瑾说完,看着沐少晨,问道,“你为什么要杀了史密斯?”

杀了史密斯先生?

史密斯先生是谁啊?

沐少晨为什么要杀他?

沈慕锦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大了,但也只能憋着,他现在根本没有插嘴的机会。

沐少晨淡雅一笑,脸上温温和和,“也没什么,只是他要把我的腿已经好了的事情告诉你,所以我只能把他杀了。”

语气平淡得就好像再说今天的天气很不错一样。

沈慕锦拧着眉头,她好像看出来了,沐少晨似乎一点也不怕牢狱之灾似的,杀了人就这么轻飘飘的承认了,到底该说他内心强大呢还是根本不在意这些。

沐少晨真的很干脆,不等沐少瑾问出口,他就把所有的都说出来了,“大哥,你也不用问了,我告诉你吧,我的腿好了之后,史密斯本想打电话给你的,可是我心里不甘心,我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多的白眼,欠我的我一定要讨回来,所以我想了个计划,我要报仇,可是这老匹夫说什么也要把这些告诉你,我没办法了。只能杀死他,然后我装成以前的样子回了国,我悄悄的买下了八号地铁,想要跟你一较高下,可是没想到你背后的产业这么硬,我根本不是你对手。”

“所以你就暗地里下手?”沐少瑾脸色淡淡,看着没有生气,可是他心底已经是泛起了破涛汹涌的怒意,他从来不知道他这个弟弟这么恨他!

难道自己对他还不好吗?他的腿疾生下来就有,这也能怪他吗?

沈慕锦在一旁也听明白了,感情沐少瑾来这之前还问了一句沐婉沁在不在,原来是担心她知道了,比较沐少晨是她的儿子,更是因为生来有缺陷,一直都很宠他的,沐少瑾也是担心沐婉沁知道后心里不能接受吧。

听了沐少瑾的话,沐少晨点头承认,十分爽快,“是的,当初郊区温泉会所是我找人放火的,还有沈家被炸,炸药也是我准备的,还有在御山墅给我办接风宴那天,袁凯和范薇的死,也是我搞的,袁凯被送进监狱之后,也是我把他弄死的,总之。你们没有查到的事情,背后都是我在操作。”

“为什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虽然沐少瑾早就猜到了这些,可是当真真实实的说出来,还是由自己的亲弟弟说出来时,沐少瑾心里被揪得难受,好像快要揣不过气来。

“没有为什么,我就是不甘心而已,大哥,好好照顾妈。”沐少晨没有多说,但是他相信沐少瑾是知道的,沈慕锦也猜得到,一个长期被人用异样的眼光看待的人,心里多多少少都会扭曲的。

沐少晨没有再说话,起身往前走了几步,刚好就看见几名警察走了进来,沐少瑾看到蹭的一下起了身,想要把沐少晨拦在身后,却被他推开了,“大哥,我杀了这么多人,理应受到法律的制裁,电话是我打的,以前我总是恨你,觉得是因为你我才坐在轮椅上,可是刚刚看你护着我,我才知道我错得有多离谱,大哥,对不起。”

沐少晨说完,主动把手往前伸去。

咔嚓一声。

沐少晨带着手铐被带上了警车。

之后的事情,沐少瑾到处游走,再加上吴家,原本要判重型的沐少晨,被判了有期徒刑十年,沐婉沁知道后赶去监狱,母子俩抱着痛哭了好久……

两个月后,沈慕锦和祝璃澜的肚子都已经显怀,只是沈慕锦的要大得多,毕竟是双胞胎嘛。

婚礼在国庆那天举行,沐家和吴家同时举行婚礼,这可是朝阳城不曾有过的。热闹程度可想而知。

七个月后,祝璃澜先生下一个大胖小子,足足有八斤重,可把吴家人高兴坏了,二十天后,沈慕锦也顺产一对龙凤胎。

出了月子,沐少瑾带着沈慕锦,沐婉沁以及一对龙凤胎去监狱看望了沐少晨,知道他在里面过得还不错,也就放心了。

全文完!

------题外话------

妞们去看看妖妖的公告,里面有关于此文的一切,么么~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