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怎么紧还要我继

第三十九章

和秦浩成一路回到落英院的路上,沈临秋都没有说话,不过他却一直观察着就走在自己前面的秦浩成。昨晚的那个身影他记得清清楚楚,那个人虽然有着和秦浩成完全不一样的眼睛,不过他们的身形身高却是一模一样的,除了这个,他感觉他们连给自己的感觉都很想。

不过,即使这样也没可能是秦浩成的,这个世界可没有隐形眼镜,昨晚的那个人分明有着一对异瞳。

到了落英院,沈临秋在秦浩成开口之前先开口了。

“我可不是自己跑去那里的,是他们叫我去的,之前我一直呆在家这里哪里也没有去过。”能够少一点冲突就少一点冲突吧,沈临秋不知道刚刚秦浩成是不是真的在质问他这个,不过他先解释总是没有错的,不然一会儿他又借题发挥。

“传早膳吧。”

“啊?哦,好。”

沈临秋一早就被叫走,自然是每次早饭的,所以他乐的秦浩成如此。

两人吃早饭的时候,秦浩成留在沈临秋身边的两个丫头一直在旁边候着,期间秦浩成自然是问了不少他们关于沈临秋的话,两人也都老实回答了。沈临秋看着秦浩成毫不避讳自己的那架势,便知道这人怕是完全没把自己放眼里的,那两个丫头谁都知道就是秦浩成放在自己身边监视的,可是秦浩成直接当着他的面问两人自己的一举一动,真是……

“秦浩成,我没干什么让你不满意的事,你让我好好待着我也那里没去,你的人我可是老实供着的,你别担心,我只想好好过日子不会故意给你惹麻烦的。”中秋过后,天气已经明显转凉,可是沈临秋还没来得及换上秋衣,今日可能是天气的缘故,明显较之往日冷了不少,沈临秋说完这话之后,就打了个喷嚏。

“不给我惹麻烦?”

“嗯,我吃好了,先回房了。”沈临秋不欲在一些小事上面和秦浩成争论,他这几天要好好养身体,因为到了秋天必然会有秋猎,他想出去好好透透气,他是男子到时候应该是可以出门去的,而且要出门他才能办成接下来的事。

沈临秋放下碗就回房了,秦浩成倒是慢悠悠的继续吃着,没一会儿这地方可就热闹起来了。

不到一会儿的时间,秦浩成屋子里的姨娘都到齐了,就连那个清高冷傲的嫣然姑娘都出现了。

“你们这是干嘛?”

秦浩成一向不喜欢后院那是人人都知道的,可是自从成亲后秦浩成可是再没有去过他的姨娘屋子里了,她们自然是急了,当初沈临秋说了让秦浩成自己安排的时候,她们还在暗自高兴,想着沈临秋是个男的,那么他这个正妻和各摆设也没什么区别,可是如今二爷却只住在正院了,这让她们全都急了,一个个的都坐不住了。

“二爷,您这一走就是半月了,姐妹们都想您了,你回来怎么也不去看看我们啊,我们可都想您啊。”几人平时都是各自看不上眼,可是如今倒也知道抱团了,知道一起来向着秦浩成说心意,若是往日一个人这么说了,怕是另外几个就要开始挤兑了。

看着一派几个女人,秦浩成慢慢笑开了,笑的别提多开心,笑着笑着就站了起来,然后慢慢走到了嫣然的面前,伸出手抬起人的下巴,看着人的脸说道:“你也和她们一样吗?”

被人如此对待,嫣然倒也大方,没有扭捏同样的看了回去还大胆的回到:“是,嫣然却是是想二爷了,不过二爷也知嫣然心意,二爷自己考量吧。”

从来都是如此,从来没有像秦浩成隐瞒过心意的嫣然也同样的没有妥协过,只要不是秦浩成的妻便也不可能是妾,她要的是个一心一意对她的丈夫,她的想法不止被落英院的人笑,就是整个秦府也是当作一个笑话的,当初大家都觉得嫣然应该会被教训一顿,然后被秦浩成强收了房或是直接赶出去,哪知道秦浩成什么都没做,只是把人好好的养了起来,待遇像是贵客一般。

秦浩成看着这个表面纤尘不染,心思纯净的女子只给了一声叹息似的轻笑,然后让人直接把人送回去了,这一次他是真的要把这个女的送回去了。

忐忑不安离开的嫣然,再走了几步之后回头看了一眼秦浩成,可是秦浩成却没有看他,他正在和他的几个姨娘说话。

“你们来干什么我知道,不过你们最好想清楚了,就算你们之中的谁有了孩子,孩子也是不能养在你们自己身边的,他生下来的那天就是沈临秋的孩子,你们真的想如此吗?”虽然不可能有那个孩子,不过能够给别人一个幻想还是好的,没有幻想哪来的痴情妄想?高氏真是好打算,自己这个院子里有多少是她的人自己还能不知道,让她的心腹生自己的孩子,真是在做梦!

“二爷,您说的哪里话,少夫人是孩子的嫡母,自然是孩子的母亲,这点婢妾知道怎么敢妄想,婢妾只是想为二爷生个一儿半女,让二爷秦家有后继香火罢了。”说话的是高氏在秦浩成婚后才送过来的那丫头,这人秦浩成是连样子都没记住的,如今还只是一个通房,没想到就有这么大的胆子说出这些话,高氏身边的丫头还真是好规矩啊!

“你,你叫什么名字?”

“婢妾叫胭脂。”胭脂一脸娇羞的半蹲着,望向秦浩成满眼含春,这可是二爷主动与她说话啊,这是不是个机会呢。

“胭脂,来人啊,把这个人胭脂拉下去,张嘴五十,顺便再让嬷嬷好好教教她规矩,让她知道话该怎么说,什么话又该什么人说!”

不过是一个通房罢了,也敢妄言秦府子嗣问题,况且通房也只是个丫头罢了,还敢自称婢妾,她的规矩果然是白学了!一旁的几个姨娘鄙视着一旁不敢相信的胭脂,胭脂自己却是觉得冤枉得很,她们姐妹过就来就是给二爷做妾的啊,她说的话有什么错?老夫人答应了她们姐妹的,只要她们给二爷生了孩子,不止姨娘就是做二房都行的啊!

“二爷,婢妾所错了什么,您要惩罚婢妾,二爷,二爷,您说啊您说啊!你要是不说清楚,就不怕老夫人那里交代不了吗?”被拖下去的胭脂还在责问这秦浩成,秦浩成听到胭脂的话,直接气笑了,不过笑过之后旁边的人就都笑不出来了,而胭脂更是满脸惊惧!

“不用去嬷嬷那里学规矩了,张嘴之后直接乱鬼打死!这样没规矩的丫头,我秦家要不起!”

落英院虽然有着不少高氏的人,可是这里是秦浩成长大的地方,他的人自然不在少数,很快胭脂就被拖了下去,没一会儿惨叫便传来,等到再隔了一会儿却是什么声音都没了。

秦浩成这之间一直好好端坐着饮茶,看样子还颇为镇定,倒是一旁站着的几个姨娘不停的劝着秦浩成,她们知道秦浩成这么做就是名面上得罪高氏了,这可千万不能啊!二爷如今还没有分出秦家去,现在惹恼了高氏二爷可是会吃亏的。

“二爷,您千万不要为了一个丫头动气啊,您就是不顾着那丫头也要顾着您和老夫人的祖孙情谊啊,那可是老夫人身边的人,您这样不是上了老夫人的心吗?”

“如此嚣张的贱婢还要姑息,才是真的不在意祖母,她是祖母身边出来的,如今如此伤的也是祖母的面子,就是为了祖母,那噶丫头也必须打死!”如今也差不多去了吧。

“你们还待着干什么?还不会自己屋子!”

“是,二爷。”看着秦浩成是真的发火了,她们也不敢多留,至于胭脂,反正她们已经求过情了,在高氏那里也可以交差了。

沈临秋在屋子里一直知道外面的动静,他虽然不同情那个叫做胭脂的女子,可是却也对秦浩成的做法满是厌恶,他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就因为一时的不开心就失去了生命。

他为了活下去不得不听从圣旨嫁给一个男的,为了活下去在秦家活的小心翼翼,忍着秦家的鄙视白眼,可是秦浩成却如此轻而易举的就夺取了一条活生生的人命!

是不是古代人都是这样草菅人命?出生贫贱就活该任人宰割?

“出去!”他现在不想看见这个人!

“这里是我的房间。”

“秦浩成,你心里有很多埋怨和不甘吧,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你有埋怨不甘所以你把你的脾气发在一个不能反抗你的人身上,可是这样又能怎么样?让你埋怨不甘的人依旧还在那里,那这样让你白白做了出气筒的人算什么呢?她们的命就不是命吗?

还有,你院子里的那些姨娘,不管她们是因为什么到这里的,至少是因为你点了头才会到这里,男子汉大丈夫不能护着自己的女人算是什么本事,我不信你不知道玉芬是怎么去的,一个好好的人怎么可能突然就没了?她出事你又没有想过要提她讨个公道呢?”

知道有些人是活该,也知道秦浩成一定是讨厌急了高氏安排在他枕边的人,所以才会那么对待那些女人,可就是因为这样,沈临秋才看不起他,一个大男人谁还能逼着你碰谁吗,人高氏是可以送过来,可是碰不碰在你啊!他收了别人却不肯为人负责,这样的人真是够没用的!

沈临秋不知道他今天为什么会说这样的话,他只是觉得他越来越不喜欢甚至讨厌这个秦浩成了,这个人真的是一点担当都没有。
查看全文

返回顶部

返回首页